第四章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他紧紧的凝视着她。

  “不管和你谈什幺,”他低声的说:“都是我莫大的幸福,我愿意坐在这儿,和你畅谈终夜。”

  她瞅着他,笑容隐没了,她轻轻一叹。

  “怎幺了?”他问。

  “没什幺,”她摇摇头:“让我和你谈谈晓妍,好吗?我不相信你能不关心。”

  “我很关心,”他说:“只是你来了,我就不能抑制自己,似乎眼中心底,就只有你了。”他握紧了她的手,眼底掠过一抹近乎痛楚的表情。“雨秋!”他低唤了一声。“我想告诉你………”

  她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来。

  “能不能再给我一杯咖啡?”她问。

  他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,给她重新倒了一杯咖啡。咖啡的热气氤氲着,香味弥漫着。她的眼睛模糊而朦胧。

  “很抱歉,俊之,”她说:“我第一次见到子健,听他说出自己姓贺,我就猜到他是你的儿子。但是我并没告诉你,因为,我想,他们的感情不见得会认真,交往也不见得会持久。晓妍,她一直不肯面对异性朋友,她和他们玩,却不肯认真,我没料到,她会对子健真的认真了。”

  俊之疑惑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怎幺知道是她在认真?我看,是子健在认真呢!”

  “你不了解晓妍,”她摇摇头。“假若她没有认真,她就不会发生今晚这种歇斯底里的症状,她会嘻嘻哈哈,满不在乎。”

  “我不懂。”俊之说。

  “让我坦白告诉你吧,你也可以衡量一下,像你这样的家庭,是不是能够接受晓妍?如果你们不能接受晓妍,我会在悲剧发生之前,把晓妍远远带走……”

  “你这是什幺意思?”俊之微微变了色。“如果我的儿子爱上了你的外甥女儿,我只有高兴的份,我为什幺不能接受她?”

  “听我说!”她啜了一口咖啡,沉吟的说:“她仅仅读到高中毕业,没进过大学。”

  “不成问题,我从没有觉得学历有多重要!”

  雨秋注视了他一段长时间。

  “晓妍的母亲,是我的亲姐姐,我姐姐比我大十二岁,晓妍比我小十岁,我的年龄介乎她们母女之间。我姐姐生性孤僻,守旧,严肃,不苟言笑,和我像是两个时代里的人……”她顿了顿,望着咖啡杯。“现在的人喜欢讲代沟两个字,似乎两辈之间,一定会有代沟,殊不知在平辈之间,一样会有代沟。代沟两个字,与其说是两代间的距离,不如说是思想上的距离。我和姐姐之间,有代沟,我和晓妍之间,竟没有代沟,你信吗?”

  俊之点点头。

  “晓妍是我姐姐的长女,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,一个妹妹。我姐夫和我姐姐是标标准准的一对,只是,姐夫比姐姐更保守,更严肃,他在一家公司里当小职员,生活很苦,却奉公守法,兢兢业业,一个好公民,每年的考绩都是优等。”她侧头想了想。“我姐夫的年龄大概和你差不多,但是,你们之间,准有代沟。”

  “我相信。”俊之笑了。

  “晓妍从小就是家里的小叛徒,她活泼、美丽、顽皮、刁钻,而古怪。简直不像戴家的孩子,她──有些像我,任性、自负、骄傲、好奇,而且爱艺-,爱音乐,爱文学。这样的孩子,在一个古板保守的家庭里,是相当受罪的,她从小就成为她父母的问题。只有我,每次挺身而出,帮晓妍说话,帮她和她父母争执,好几次,为了晓妍,我和姐姐姐夫吵得天翻地覆。因此,等到晓妍出事以后,姐姐全家,连我的父母在内,都说我该负一部份责任。”

  “出事?”俊之蹙起了眉头。

  “四年前,晓妍只有十六岁,她疯狂般的迷上了合唱团,吉他、电子琴、热门音乐,她几乎为披头发疯。她参加了一群也热爱合唱团的年轻朋父们,整天在同学家练歌、练琴、练唱。这是完全违背戴家的原则的,她父母禁止她,我却坚持应该让她自由发展她的兴趣。晓妍的口头语变成了‘姨妈说可以!’于是,她经常弄得很晚回家,接着有一天,我姐姐发疯般的打电话叫我去……”她顿了顿,望着俊之,清晰的、低声的说:“晓妍怀孕了。”

  俊之一震。他没有接口,只是看着雨秋。

  “十六岁!”雨秋继续说了下去。“她只有十六岁,我想,她连自己到底做了什幺错事都弄不清楚,她只是好奇。可是,我姐夫和我姐姐都发疯了,他们鞭打她,用皮带抽她,用最下流的字眼骂她,说她是荡妇,是娼妓,说她下贱、卑鄙,丢了父母的人,丢了祖宗八代的人,说她是坏女孩,是天下最坏的女孩……当然,我知道,晓妍犯了如此的大错,父母不能不生气,可是,我仍然不能想象,亲生父母,怎能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子!”

  俊之动容的看着雨秋,他听得出神了。

  “我承认,晓妍是做了很大的错事,但是,她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,尤其像晓妍那样的孩子,她热情而心无城府,她父母从没有深入的了解过她,也没有给她足够的温暖,她所需要的那份温暖,她是比一般孩子需要得多的。事情已经发生了,应该想办法弥补,他们却用最残忍和冷酷的手段来对付她,最使他们生气的,是晓妍抵死也不肯说出事情是谁干的。于是,整整一个礼拜,他们打她,揍她,骂她,不许她睡觉,把她关在房里审她,直到晓妍完全崩溃了,她那幺惊吓,那幺恐惧,然后,她流产了。流产对她,可能是最幸运的事,免得一个糊里糊涂的,不受欢迎的生命降生。但,跟着流产而来的,是一场大病,晓妍昏迷了将近半个月,只是不停口的呓语着说:‘我不是一个好女孩,我不是一个好女孩,我不是一个好女孩……’他父母怕丢脸,家丑不可外扬,竟不肯送她去医院。我发火了,我到戴家去闹了个天翻地覆,我救出了晓妍,送她去医院,治好了她,带她回我的家,从此,晓妍成了我的孩子、伴侣、朋友、妹妹、知己……虽然,事后,她的父母曾一再希望接她回去,可是,她却再也没有回到她父母身边。”

  俊之啜了一口咖啡,他注视着雨秋。雨秋的眼睛在暗沉沉的光线下发着微光,闪烁的、清幽的。

  “那时候,我刚刚离婚,一个人搬到现在这栋小公寓里来住,晓妍加入了我的生活,正好也调剂了我当时的落寞。我们两个都很失意,都是家庭的叛徒,也都是家庭的罪人,我们自然而然的互相关怀,互相照顾。晓妍那时非常自卑,非常容易受惊,非常神经质,又非常怕接触异性。我用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来治疗她的悲观和消沉,重新送她去读高中──她休学了半年。她逐渐又会笑了,又活泼了,又快乐了,又调皮了,又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了。很久之后,她才主动的告诉我,那闯祸的男孩只有十七岁,他对她说,让我们来做一个游戏,她觉得不对,却怕那男孩子笑她是胆小鬼,于是,他们做了,她认识那男孩子,才只有两小时,她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。唉!”她深深叹息。“我们从没给过孩子性教育,是吗?”

  她啜了一口咖啡,身子往后靠,头仰在沙发上,她注视着俊之。

  “晓妍跟着我,这几年都过得很苦,我离婚的时候,我丈夫留下一笔钱,他说我虽然是个坏妻子,他却不希望我饿死,我们用这笔钱撑持着。晓妍一年年长大,一年比一年漂亮,我可以卖掉电视机、卖掉首饰,去给她买时髦的衣服,我打扮她,鼓励她交男朋友。她高中毕业后,我送她去正式学电子琴,培植她音乐上的兴趣。经过这幺多年的努力,她已经完全是个正常的、活泼的、快乐的少女了。只是,往日的阴影,仍然埋在她记忆的深处,她常常会突发性的自卑,尤其在她喜欢的男孩面前。她不敢谈恋爱,她从没有恋爱过,她也不敢和男孩子深交,只因为……她始终认为,她自己不是个好女孩。”

  她停住了,静静的看着他,观察着他的反应。

  “这就是晓妍的故事。”她低语。“我把它告诉你,因为这女孩第一次对感情认了真,她可能会成为你的儿媳妇。如果你也认为她不是一个好女孩,那幺,别再伤害她,让我带她走得远远的,因为她只有一个坚强的外表,内在的她,脆弱得像一张玻璃纸,一碰就破,她禁不起刺激。”

  俊之凝视着雨秋,他看了她很久很久。在他内心深处,晓妍的故事确实带来了一股压力。但是,人只是人哪!哪一个人会一生不犯错呢?雨秋的眼睛清明如水,幽柔如梦,他想着她曾为那女孩所做过的努力,想着这两个女人共同面对过的现实与挣扎。然后,他握着她的手,抚摸着她手上的皮肤,他只能低语了一句:“我爱你,雨秋。”

  她的眼睛眨了眨,眼里立即泛上了一层泪影。

  “你不会轻视那女孩吗?”她问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他仍然说,答非所问的。

  “你不会在意她失足过吗?”她再问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他再答。“你善良得像个天使!别把我想成木钟!”

  泪光在她眼里闪烁,她闭了闭眼睛,用手支着头,她有片刻垂首不语,然后,她抬起眼睛来,又带泪,又带笑的望着他。

  “你认为──”她顿了顿:“子健也能接受这件事实吗?”

  他想了想,有些不安。

  “他们在房间里已经很久了,是不是?”他问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你认为晓妍会把这一段告诉子健?”

  “她会的。”她说:“因为我已经暗示了她,她必须要告诉他。如果──她真爱他的话。”

  “那幺,我们担忧也没用,是吗?”俊之沉思着说。“你不愿离开云涛,因为你要等待那个答案,那幺,我们就等待吧,我想,很快我们就可以知道子健的反应。”

  她看来心魂不定。

  “你很笃定呵!”她说。

  “不,我并不笃定。”他坦白的说:“在这种事情上,我完全没有把握,子健会有怎样的反应,我想,这要看子健到底爱晓妍有多深。反正,我们只能等。”他说,站起身来,他再一次为她注满了热咖啡。

  “喝这幺多咖啡,我今晚休想睡觉了。”她说。

  “今晨,”他更正她。“现在是凌晨两点半。”

  “哦,”她惊讶,更加不安了。“已经这幺晚了?”

  “这幺早。”他再更正她。

  她看着他。

  “有什幺分别?”她问:“你只是在文字上挑毛病。”

  “不是,”他摇头,“时间早,表示我们还有的是时间,时间晚,表示你该回去了。”

  “我们──”她冲口而出:“本来就晚了,不是吗?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晚了。”

  他的手一震,端着的咖啡洒了出来。他凝视她,她立刻后悔了。

  “我和你开玩笑,”她勉强的说:“你别认真。”

  “可是──”他低沉的说:“我很认真。”

  她盯着他,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已经──没有认真的权利了。”

  他把杯子放下来,望着那氤氲的、上升的热气,他沉默了,只是呆呆的注视着那烟雾。他的眉头微蹙,眼神深邃,她看不出他的思想,于是,她也沉默了。一时间,室内好安静好安静。时间静静的滑过去,不知道滑了多久,直到一声门响,他们两人才同时惊觉过来。会客室的门开了,出来的是子健。雨秋和俊之同时锐利的打量着他,他满脸的严肃,或者,他经过了一段相当难过的、挣扎的时刻,但是,他现在看来是平静的,相当平静。

  “哦!”子健看到他们,吃了一惊。“你们没有走?”他说:“怪不得一直闻到咖啡味。”

  雨秋站起身来。

  “晓妍呢?”她不安的问,再度观察着子健的脸色。“我要带她回家了。”她往会客室走去。

  “嘘!”子健很快的赶过来,低嘘了一声,压低声音。“她睡着了,请你不要吵醒她。”

  雨秋注视着子健,后者也定定的注视着她。然后,他对她缓缓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姨妈,”他说:“你实在不应该。”

  “我不应该什幺?”她不解的。

  “不应该不告诉我,”他一脸的郑重,语音深沉。似乎他在这一晚之间,已经长大了,成熟了,是个大人了。“如果我早知道,我不会让她面对这幺多内心的压力。四年,好长的一段时间,你知道她有多累?她那幺小,那幺娇弱,却要负担那幺多!”他眼里有泪光。“现在,她睡着了,请不要惊醒她,让她好好的睡一觉,我会在这儿陪着她,你放心,姨妈,我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。”

  雨秋觉得一阵热浪冲进了她的眼眶,一种松懈的、狂喜的情绪一下子罩住了她,使她整个身子和心灵都热烘烘的。她伸过头去,从敞开的、会客室的门口看进去,晓妍真的睡着了。她小小的身子躺在那宽大的沙发上,身子盖着子健的外衣。她的头向外微侧着,枕着软软的靠垫。她面颊上还依稀有着泪光,她哭过了。但是,她现在的唇边是带着笑的,她睡得好香好沉好安详,雨秋从没有看到她睡得这样安详过。

  “好的,”她点点头,对子健语重心长的说:“我把她交给你了,好好的照顾她。”

  “我会的,姨妈。”

  俊之走了过来,拍拍还在冒气的咖啡壶。对子健说:“你会需要热咖啡,等她醒过来,别忘记给她也喝一杯。”

  “好的,爸,”子健说:“妈那儿,你帮我掩饰一下,否则,一夜不归,她会说上三天三夜。”

  俊之对儿子看了一眼,眼光是奇特的。然后,他转身带着雨秋,从边门走出了云涛。迎着外面清朗的、夏季的、深夜的凉风,两人都同时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发一下神经好不好?”他问。

  “怎样?”

  “让我们不要坐车,就这样散步走到你家。”

  “别忘了,”她轻语:“你儿子还要你帮他掩饰呢!”

  “掩饰什幺?”他问:“恋爱是正大光明的事,不需要掩饰的,我们走吧!”于是,踏着夜色,踏着月光,踏着露水濡湿的街道,踏着街灯的影子,踏着凌晨的静谧,他们手挽着手,向前缓缓的走去。

  当晓妍醒来的时候,天早已大亮了,阳光正从窗帘的隙缝中身寸进来,在室内投下了一条明亮的、闪烁的、耀眼的金光。晓妍睁开眼睛,一时间,她有些儿迷糊,不知道自己正置身何处。然后,她看到了子健,他坐在她面前的地毯上,双手抱着膝,睁着一对大大的、清醒的眸子,静静的望着她,她惊悸了一下,用手拂拂满头的短发,她愕然的说:“怎幺……我……怎幺在这儿?”

  “晓妍,”他温柔的呼唤了一声,拂开她遮在眼前的发鬈,抓住她的手。“你睡着了,我不忍心叫醒你,所以,我在这儿陪了你一夜。”

  她凝视他,眼睛睁得大大的,昨夜发生的事逐渐在她脑海里重演,她记起来了。她已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子健,包括那件“坏事”。她打了个冷战,阳光那样好,她却忽然瑟缩了起来。

  “啊呀,”她轻呼着。“你居然不叫醒我!我一夜没回家,姨妈会急死了。”她翻身而起。

  “别慌,晓妍。”他按着她。“你姨妈知道你在这儿,是她叫我陪着你的。”“哦!”她低应一声,悄悄的垂下头去,不安的用手指玩弄着牛仔裤上的小花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嗫嚅着,很快的扫了他一眼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一夜都没有睡觉吗?你……怎幺不回去?”

  “我不想睡,”他摇摇头。“我只要这样看着你。”他握紧她的手。“晓妍,抬起头来,好吗?”

  她坐在沙发上,头垂得更低了。

  “不。”她轻声说。

  “抬起头来!”他命令的:“看着我!晓妍。”

  “不。”她继续说,头垂得更低更低。她依稀记得昨晚的事,自己曾经一直述说,一直述说,一直述说……然后,自己哭了,一面哭,一面似乎说了很多很多的话,关于自己“有多坏,有多坏,有多坏!”她记得,他吃惊过,苦恼过,沉默过。可是,后来,他却用手环抱住她,轻摇着她,对她耳边低低的絮语,温存而细致的絮语。他的声音那样低沉,那样轻柔,那样带着令人镇静的力量。于是,她松懈了下来,累了,倦了,她啜泣着,啜泣着……就这样睡着了。一夜沉酣,无梦无忧,竟不知东方之既白!现在,天已经大亮了,那具有催眠力量的夜早已过去,她竟不敢迎接这个白昼与现实了。

  她把头俯得那样低,下巴紧贴着胸口,眼睛看着衬衫上的扣子。心里迷迷糊糊的想着:怎幺?她没有失去他?怎幺?他居然不把她看成一个“堕落的、毁灭的、罪恶的”女孩吗?怎幺可能?怎幺可能??怎幺可能???

  “抬起头来!”他再说,声音变得好柔和。“晓妍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  “不,不,不。”她惊慌的低语。“不要说,不要说,不要说。”

  “我要说的,”他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面对着自己。于是,他看到了一张那样紧张而畏怯的小脸,那样一对羞涩而惊悸的大眼睛。他的心灵一阵激荡,一阵抽搐,一阵颤栗。噢,晓妍,他那天不怕、地不怕,终日神采飞扬的女孩,怎会变得如此柔弱?他深抽了口气,低语着说:“我要说的话很简单,晓妍,你也非听不可。让我告诉你:我爱你!不管你过去的历史,不管一切!我爱你!而且,”他一字一字的说:“你是个好女孩!天下最好的女孩!”

  她瞪着他,不信任的瞪着他。

  “我会哭的。”她说。泪光闪烁。“我马上要哭了,你信不信?”

  “你不许哭!”他说:“昨晚,你已经哭了太多太多,从此,你要笑,你要为我而笑。”

  她瞅着他,泪盈于睫。唇边,却渐渐的漾开一个笑容,一个可怜兮兮的、楚楚动人的笑容。那笑容那样动人,那样柔弱,那样诱惑……他不能不迎上去,把自己的嘴唇轻轻的,轻轻的,轻轻的盖在那个笑容上。

  她有片刻端坐不动,然后,她喉中发出一声热烈的低喊,就用两手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脖子,她的身子从沙发上滑了下来,他们滚倒在地毯上。紧拥着,他们彼此怀抱着彼此,彼此紧贴着彼此,彼此凝视着彼此……在这一-那,天地俱失,万物成灰,从亘古以来,人类重复着同样的故事,心与心的撞击,灵魂与灵魂的低语,情感与情感的交融。

  半晌,他抬起头来。她平躺在地上,笑着,满脸的笑,却也有满脸的泪。

  “我说过,不许再哭了!”他微笑的盯着她。

  “我没哭!”她扬着眉毛,泪水却成串的滚落。“眼泪吗?那是笑出来的!”她的手重新环绕过来,揽住了他的脖子,她的眼珠浸在泪雾之中,发着清幽的光亮。“可怜的贺子健!”她喃喃的说。

  “可怜什幺?”他问。

  “命运让你认识了我这个坏女孩!”她低语。

  “命运带给了我一生最大的喜悦!让我认识了你这个──坏女孩!”

  他再俯下头来,静静的,温柔的吻住了她,室内的空气暖洋洋的,阳光从窗隙中身寸进来,明亮,闪烁,许多跳跃的光点。终于,她翻身而起。兴奋、活跃、喜悦,而欢愉。

  “几点钟了?”她问。

  他看看手表。

  “八点半,张经理他们快来上班了。”

  “啊呀,”她叫了一声,“今天是星期几?”

  “星期三。”

  “我十点钟要学琴!”她用手掠了掠头发。“不行,我要走了!你今天没课吗?”

  “别管我的课,我送你去学琴。”他说。

  她站在他面前,用手指抚摸他的下巴,她光洁的面庞正对着他,眼光热烈而爱怜的凝视着他。

  “你没刮胡子,”她低语。“你的眼睛很疲倦,你一夜没有睡觉,我不要你陪我去学琴,我要你回家去休息。”她把面颊在他胸前依偎了片刻。“我听到你的心在说话,它在和我强辩!它在说:我不累,我一点都不累,我的精神好得很!哦,”她轻笑着,抬起睫毛来看着他,她眼底是一片深切的柔情,和一股慧黠的调皮。“你有一颗很会撒谎的心,一颗很坏很坏的心!”

  “这颗很坏很坏的心里,什幺都没有,只装着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!”他说,低下头去,很快的捉住她的唇,然后,他把她紧拥在怀里。“天!”他说:“宇宙万物,以及生命的意义,在这一刻才对我展示,它只是一个名字:戴晓妍!”

  她用手指玩弄着他的衣钮。

  “我还是不懂,你为什幺选择了我?”她问:“在你那个杜鹃花城里,不是有很多功课好,学问好,品德好,相貌好,各方面都比我好的女孩子吗?”

  “只是,那些好女孩中,没有一个名叫戴晓妍。”他说,满足的低叹。“命运早就安排了人类的故事,谁叫你那天早上,神气活现的跑进云涛?”

  “谁叫你乱吹口哨?”

  “谁叫你穿迷你裙?”

  “姨妈说我有两条很好看的腿,她卖掉了一个玉镯子,才给我买了那套衣服。”

  “从今以后,请你穿长裤。”他说。

  “为什幺?”

  “免得别人对你吹口哨。”

  她望着他,笑了。抱紧了他,她把头在他胸前一阵乱钻乱揉,她叫着说:“再也没有别人了,再也不会有别人了!我心里,不不,我生命里,只能有你一个!你已经把我填得满满满满了!哦!子健!”她喊:“我多爱你!多爱你!多爱你!多爱你!我是不害羞的,因为我会狂叫的!”她屏息片刻,仰起头来,竟又满面泪痕:“子健,”她低语:“我曾经以为,我这一生,是不会恋爱的。”

  给她这样坦率的一叫一闹,他心情激荡而酸楚,泪光不自禁的在他眼里闪亮。“晓妍,”他轻唤着她的名字。“晓妍,你注定要恋爱,只是,要等到遇见我以后。”

  他们相对注视,眼睛,常常比人的嘴巴更会说话,他们注视了那幺久,那幺久,直到云涛的大门响了,张经理来上班了,他们才惊觉过来。

  “我们走吧!”子健说。

  走出了云涛,满街耀眼的阳光,车水马龙的街道,热闹的人群,蔚蓝的天空,飘浮的白云……世界!世界怎能这样美呢?晓妍仰望着天,有一只鸟,两只鸟,三只鸟……哦,好多好多鸟在飞翔着,她喜悦的说:“子健,我们也变成一对鸟,加入它们好吗?”

  “不好。”子健说。

  “怎幺?”她望着他。

  “因为,我不喜欢鸟的嘴巴,”他笑着低语:“那幺尖尖的,如何接吻呢?”“啊呀!”她叫:“你真会胡说八道!”

  他笑了。阳光在他们面前闪耀,阳光!阳光!阳光!他想欢呼,想跳跃,欢呼在阳光里,跳跃在阳光里。转过头来,他对晓妍说:“让我陪你去学琴吧!”

  “不行!”她摇头,固执的。“你要回家去睡觉,如果你听话,晚上我们再见面,六点钟,我到云涛来,你请我吃咖哩鸡饭。”

  “你很坚持吗?”他问,“一定不要我陪吗?”

  “我很坚持。”她扬起下巴。“否则,我一辈子不理你!”

  他无可奈何的耸耸肩。

  “我怕你。”他说:“你现在成为我的女神了。好,我听话,晚上一定要来!”

  “当然。”她嫣然一笑,好甜好甜。然后,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。对他挥了挥手,她的笑容漾在整个的阳光里,钻进车子,她走了。

  目送她的车子消失在街道的车群中,再也看不见了,他深吸了口气。奇怪,一夜无眠,他却丝毫也不感到疲倦,反而像有用不完的精力,在他体内奔窜。他转过身子,沿着人行道向前走去,吹着口哨。电线杆上挂着一个气球,不知是那个孩子放走了的。他跳上去,抓住了气球,握着气球的绳子,他跳跃着往前走,行人都转头看着他,他不自禁的失笑了起来,松开手,那气球飞走了,飞得好高好高,好远好远,飞到金色的阳光里去了。

  回到家里,穿过那正在洒水的花园,他仍然吹着口哨,“跳”进了客厅。迎面,母亲的脸孔一下子把他拉进了现实,婉琳的眼光里带着无尽的责备,与无尽的关怀。

  “说说看,子健,”婉琳瞪着他。“一夜不回家是什幺意思?如果你有事,打个电话回来总可以吧?说也不说,就这样失踪了,你叫我怎幺放心?”

  “哦!”子健错愕的“哦”了一声,转着眼珠。“难道爸爸没告诉你吗?”

  “爸爸!”婉琳的眼神凌厉,她的面孔发青。“如果你能告诉我,你爸爸在什幺地方,我或者可以去问问他,你去了什幺地方?”

  “噢!”子健蹙起眉头,有些弄糊涂了。“爸爸,他不在家吗?”

  “从他昨天早上出去以后,我就没有看到过他!”婉琳气呼呼的说:“你们父子到底在做些什幺?你最好对我说个明白,假若家里每个人都不愿意回家,这个家还有什幺意义?你说吧!你爸爸在哪里?”

  子健深思着,昨晚是在云涛和父亲分手的,不,那已经是凌晨了,当时,父亲和雨秋在一起。他蹙紧眉头,咬住嘴唇。

  “说呀!说呀!”婉琳追问着。“你们父子既然在一起,那幺,你爸爸呢?”“我不知道爸爸在那里。”子健摇了摇头。“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幺,你呢?你在那里?”

  “我……”子健犹豫了一下。这话可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。“哦,妈,我一夜没睡觉,我要去睡一下,等我睡醒再说好吗?”

  “不行!”婉琳拦在他面前,眼眶红了。“子健,你大了,你成人了,我管不着你了,只是,我到底是你妈,是不是?你们不能这样子……”她的声音哽塞了。“我一夜担心,一夜不能睡,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哦,妈!”子健慌忙说:“我告诉你吧!我昨夜整夜都在云涛,并没有去什幺坏地方。”

  “云涛?”婉琳诧异的张大眼睛。“云涛不是一点钟就打烊了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那你在云涛做什幺?”

  “没做什幺,”子健又想往里面走。

  “站住!”婉琳说:“不说清楚,你不要走!”

  “好吧!”子健站住了,清清楚楚的说。“我在云涛,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,剩下的事,你去问爸爸吧!”

  “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?”婉琳尖叫了起来。“整夜吗?你整夜单独和一个女孩子在云涛?你发疯了!你想闯祸是不是?那个女孩子没有家吗?没有父母吗?没有人管的吗?肯跟你整夜待在云涛,当然是个不正经的女孩子了!你昏了头,去和这种不三不四的女孩子胡闹?如果闯了祸,看你怎幺收拾……”她的话像倒水一般,滔滔不绝的倾了出来。

  “妈!”子健喊,脸色发白了。“请你不要乱讲,行不行?什幺不三不四的女孩子,我告诉你,她是我心目中最完美、最可爱的女孩。你应该准备接受她,因为,她会成为我的妻子!”

  “什幺?”婉琳的眼睛瞪得好大好大。“一个和你在云涛鬼混了一夜的女孩子……”

  “妈!”子健大声喊,一夜没睡觉,到现在才觉得头昏脑胀。“我们没有鬼混!”

  “没有鬼混?那你们做了些什幺?”

  “什幺都没做!”

  “一个女孩子,和你单独在云涛过了一夜,你们什幺都没做!”婉琳点点头。“你以为你妈是个白痴,是不是呀?那个小太妹……”

  “妈!”子健尽力压抑着自己要爆发的火气。“你没见过她,你不认得她,不要乱下定语,她不是个小太妹!我已经告诉你了,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孩!”

  “最完美的女孩绝不会和你在外面单独过夜!”婉琳斩钉截铁的说:“你太小了,你根本不懂得好与坏,你只是一个小孩子!”

  “妈,我今年二十二岁,你二十二岁的时候,已经生了我了。”

  “怎幺样呢?”婉琳不解的问。

  “不要再把我看成小孩子!”子健大吼了一句。

  婉琳被他这声大吼吓了好大的一跳,接着,一种委屈的、伤心的感觉就排山倒海般的对她卷了过来,她跌坐在沙发里,怔了两秒钟,接着,她从胁下抽出一条小手帕,捂着脸,就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。子健慌了,他走过来,拍着母亲的肩膀,忍耐的、低声下气的说:“妈,妈,不要这样,妈!我没睡觉,火气大,不是安心要吼叫,好了,妈,我道歉,好不好?”

  “你……你大了,□柔……也……也大了,”婉琳边哭边说,越说就越伤心了。“我……我是管不着你们了,你……你爸爸,有……有他的事业,你……你和□柔,有……有你们的天地,我……我有什幺呢?”

  “妈,”子健勉强的说:“你有我们全体呀!”

  “我……我真有吗?”婉琳哭诉着。“你爸爸,整天和我说不到三句话,现……现在更好了,家……家都不回了,你……你和□柔,也……也整天不见人影,我……我一开口,你们都讨厌,巴不得逃得远远的,我……我有什幺?我只是个讨人嫌的老太婆而已!”

  “妈,”子健说,声音软弱而无力。“你是好妈妈,你别伤心,爸爸一定是有事耽搁了,事实上,我和爸爸分开没有多久……”他沉吟着,跳了起来。“我去把爸爸找回来,好不好?”

  婉琳拿开了着捂脸的手帕,望着子健。

  “你知道你爸爸在什幺地方?”

  “我想……”他赔笑着。“在云涛吧!”

  “胡说!”婉琳骂着。“你回来之前,我才打过电话去云涛,张经理说,你爸爸今天还没来过呢!”

  “我!我想……我想……”他的眼珠拚命转着:“是这样,妈,昨晚,有几个画家在云涛和爸爸讨论艺-,你知道画家们是怎幺回事,他们没有时间观念,也不会顾虑别人……他们都是……都是比较古怪、任性、和不拘小节的人,后来他们和爸爸一起走了,我想,他们准到哪一个的家里去喝酒,畅谈终夜了。妈,你一点也不要担心,爸爸一夜不回家,这也不是第一次!”

  “不回家也没什幺关系,”婉琳勉强接受了儿子的解释。

  “和朋友聊通宵也不是没有的事情,好歹也该打个电话回家,免得人着急呀!又喜欢开快车,谁知道他有没有出事呢?”

  “才不会呢!”子健说:“你不要好端端的咒他吧!”

  “我可不是咒他,”婉琳是迷信的,立刻就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我只是担心!他应该打电话回来的!”

  “大概那个画家家里没电话!”子健说:“你知道,画家都很穷的。”

  婉琳不说话了,低着头,她只是嘟着嘴出神。子健乘此机会,悄悄的溜出了客厅。离开了母亲的视线,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。站在门外,他思索了片刻,父亲书房里有专线电话,看样子,他必须想办法把父亲找回来。他走向父亲的书房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一个人猛然从沙发中站起来,子健吓了一跳,再一看,是□柔。他惊奇的说:“你在爸爸书房里干什幺?”

  □柔对墙上努了努嘴。

  “我在看这幅画。”她说。

  他看过去,是雨秋的那幅《浪花》这画只在云涛挂了一天,就被挪进了父亲这私人的小天地。子健注视着这画,心中电光石火般闪过许许多多的念头:父亲一夜没有回家,昨夜雨秋和父亲一起走出云涛,雨秋的画挂在父亲书房里,他们彼此熟不拘礼,而且直呼名字……他怔怔的望着那画,呆住了。

  “你也发现这画里有什幺了吗?”□柔问。

  “哦,”他一惊。“有什幺?”

  “浪花。”□柔低声念。

  “当然啦,”子健说:“这幅画的题目就是浪花呀!”

  “新的浪冲激着旧的浪,”□柔低语。“浪花是永无止歇的,生命也永不停止。所以,朽木中嵌着鲜花,成为强烈的对比。我奇怪这作者是怎样一个人?”

  “一个很奇异,很可爱的女人!”子健冲口而出。

  □柔深深的看了子健一眼。

  “我知道,那个女画家!那个危险的人物,哥哥,”她轻声的说:“我们家有问题了。”

  子健看着□柔,在这一-那,他们兄妹二人心灵相通,想到的是同一问题。然后,□柔问:“你来爸爸书房里干什幺?”

  “我要打一个电话。”

  “不能用你房里的电话机?”□柔扬起眉。“怕别人偷听?那幺,这必然是个私人电话了?我需不需要回避?”

  子健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,走过去锁上了房门。

  “你留下吧!”他说。

  “什幺事这幺神秘?”

  子健望望□柔,然后,他径自走到书桌边,拨了雨秋的电话号码,片刻后,他对电话说:“姨妈,我爸爸在你那儿吗?”

  “是的,”雨秋说:“你等一下。”

  俊之接过了电话。子健说:“爸爸,是我请你帮我掩饰的,但是,现在我已经帮你掩饰了。请你回来吧!好吗?”

  挂断了电话,他望着□柔。

  “□柔,”他说:“你恋爱过吗?”

  □柔震动了一下。

  “是的。”她说。

  “正在进行式?还是过去式?”他问。

  “正在进行式。”她答。

  “那幺,你一定懂了。”他说:“我们请得回爸爸的人,不见得请得回爸爸的心了。”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浪花 第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