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一声门响,她惊跳起来。门口,江苇站在那儿,高大、黝黑。一绺汗湿的头发,垂在宽宽的额前,一对灼灼逼人的眸子,紧紧的盯着她。他只穿著汗衫,上面都是油渍,衬衫搭在肩上。一条洗白了的牛仔裤,到处都是污点。她望着他,立刻发出一声热烈的喊声:“江苇!”

  她扑过去,投进他的怀里,汽油味,汗味,男人味,混合成那股“江苇”味,她深吸了口气,攀住他的脖子,送上她的嘴唇。

  他手里的衬衫落在地上,拥紧了她,一语不发,只是用嘴唇紧压着她的嘴唇,饥渴的,需索的,热烈的吻着她。几百个相思,几千个相思,几万个相思……都融化在这一吻里。

  然后,他喘息着,试着推开她:“哦,□柔,我弄脏了你。”他说:“我身上都是汗水和油渍,我要去洗一个澡。”

  “我不管!”她嚷着:“我不管!我就喜欢你这股汗味和油味!”

  “你却清香得像一朵茉莉花。”他说,吻着她的脖子,用嘴唇揉着她那细腻的皮肤。“你搽了什幺?”

  “你说对了,是一种用茉莉花制造的香水,爸爸的朋友从巴黎带来的,你喜欢这味道吗?”

  他骤然放开了她。

  “我想,”他的脸色冷峻了起来,声音立刻变得僵硬了。

  “我是没有什幺资格,来研究喜不喜欢巴黎的香水的!”

  “江苇!”她喊,观察着他的脸色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嗫嚅起来。“我以后再也不用香水。”

  他不语,俯身拾起地上的衬衫,走到壁橱边,他拿了干净的衣服,往浴室走去。

  “江苇!”她喊。

  他站住,回过头来瞅着她,眼神是暗淡的。

  “我在想,”他静静的说:“汗水味,汽油味,如何和巴黎的香水味结合在一起?”

  “我说了,”她泫然欲涕。“我以后再也不用香水。你……你……”泪水滑下了她的面颊。“你要我怎幺样?好吧!你有汽油吗?”

  “你要干什幺?”

  “用汽油在我身上洒一遍,是不是就能使你高兴了?”

  他看着她,然后,他-下了手里的衣服,跑过来,他重新紧拥住她,他吻她,强烈的吻她,吻像雨点般落在她面颊上、眼睛上、眉毛上、泪痕上、和嘴唇上。他把她的身子紧揽在自己的胳膊里,低声的、烦躁的、苦恼的说:“别理我的坏脾气,□柔,三天来,我想你想得快发疯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,”她说:“我都知道。”

  “知道?你却不来呵!”

  “妈妈这两天,尽在挑毛病,挑每一个人的毛病,下课不回家,她就盘问得厉害。”

  “你却没有勇气,对你的母亲说:妈妈,我爱上了一个浪子,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,一个修理汽车的工人,一个没读过大学,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和劳力来生活的年轻人!你讲不出口,对不对?于是,我成为你的黑市情人,公主与流氓,小姐与流浪汉,狄斯耐笔下的卡通人物!只是,没有卡通里那幺理想化,那幺完美,那幺圆满!这是一幕演不好的戏剧,□柔。”

  “你不要讲得这样残忍,好不好?”□柔勉强的说:“你不是工人,你是技师……”

  “我是工人!”他尖刻的说,推开她来,盯着她的眼睛:“□柔,工人也不可耻呀!你为什幺要怕‘工人’这两个字?听着,□柔,我靠劳力生活,我努力,我用功,我写作,我力争上游。我浑身上下,没有丝毫可耻的地方,如果你以我为荣,我们交往下去!如果你看不起我,我们立即分手,免得越陷越深,而不能自拔!”

  她凝视他,那对恼怒的眼睛,那张倔强的脸!那愤然的语气,那严峻的神情。她瑟缩了,在她心底,一股委屈的,受侮的感觉,很快的涌升上来,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里。自从和他认识,就是这样的,他发脾气,咆哮,动不动就提“分手”,好象她是个没人要的,无足轻重的,自动投怀送抱的,卑贱的女人。为什幺要这样?为什幺?那幺多追她的男孩子,她不理,却偏偏要来受他的气?为什幺?为什幺?

  “江苇,”她憋着气说:“如果我看不起你,我现在干嘛要站在这里?我是天生的贱骨头,要自动跑来帮你收屋子,抄稿子!江苇!”眼泪涌进了她的眼眶:“你不要狠,你不要欺侮人,不是我看不起你,是你看不起我,你一直认为我是个养尊处优的娇小姐!你打心里面抗拒我,你不要把责任推在我身上,要分手,我们马上就分手!免得我天天看你的脸色!”

  说完,她转身就向门口冲去,他一下子跑过来,拦在房门前面,他的脸色苍白,呼吸急促。他闪亮的眼睛里燃着火焰,烧灼般的盯着她。

  “不许走!”他简单而命令的说。

  “你不是说要分手吗?”她声音颤抖,泪珠在睫毛上闪动。

  “你让开!我走了,以后也不再来,你去找一个配得上你的,也是经过风浪长大的女孩子!”她向前再迈了一步,伸手去开门。

  他立刻把手按在门柄上,站在那儿,他高大挺直,像一座屹立的山峰。

  “你不许走!”他仍然说,声音喑哑。

  她抬眼看他,于是,她看出他眼底的一抹痛楚,一抹苦恼,一抹令人心碎的深情,可是,那倔强的脸仍然板得那样严肃,他连一句温柔的话都不肯讲呵!只要一句温柔的话,一个甜蜜的字,一声呼唤,一点儿爱的示意……她会融化,她会屈服,但是,那张脸孔是如此倔强,如此冷酷呵!

  “让开!”她说,色厉而内荏。“是你赶我走的!”

  “我什幺时候赶你走?”他大声叫,暴躁而恼怒。

  “你轻视我!”

  “我什幺时候轻视过你?”他的声音更大了。

  “你讨厌我!”她开始任性的乱喊。

  “我讨厌我自己!”他大吼了一句,让开房门。“好吧!你走吧!走吧!永远不要再来!与其要如此痛苦,还是根本不见面好!”

  她愣了两秒钟,心里在剧烈的交战,门在那儿,她很容易就可以跨出去,只是,以后就不再能跨进来!但是,他已经下了逐客令了,她已没有转圈的余地了。眼泪滑下了她的面颊,她下定决心,甩了甩头,伸手去开门。

  他飞快的拦过来,一把抱住了她。

  “你真走呵?”他问。

  “难道是假的?”她啜泣起来。“你叫我走,不是吗?”

  “我也叫你不要走,你就不听吗?”他大吼着。

  “你没有叫我不要走,你叫我不许走!”她辩着。

  他的手紧紧的箍着她的身子,她那含泪的眼睛在他面前放大,是两潭荡漾着的湖水,盛载着满湖的哀怨与柔情。他崩溃了,倔强、任性、自负……都飞走了,他把嘴唇落在她的唇上。苦楚的、颤栗的吸吮着她的泪痕。

  “我们在干什幺?”他问:“等你,想你,要你,在心里呼唤了你千千万万次。风吹门响,以为你来了,树影投在窗子上,以为你来了,小巷里响起每一次的脚步声,都以为是你来了。左也盼,右也盼,心不定,魂不定,好不容易,你终于来了,我们却乱吵起来,吵些什幺?□柔,真放你走,我就别想活着了。”

  哦!还能希望有更甜蜜的语言吗?还能祈祷有更温柔的句子吗?那个铁一般强硬,钢一般坚韧的男人!江苇,他可以写出最动人的文字,却决不肯说几句温柔的言辞。他能说出这篇话,你还能不满足吗?你还能再苛求吗?你还敢再生气吗?她把脸埋在他那宽阔的胸前,哭泣起来。

  她那热热的眼泪,濡湿了他的汗衫,烫伤了他的五脏六腑。他紧揽着她的头,开始用最温柔的声音,辗转的呼唤着她的名字。

  “□柔,□柔,□柔,□柔!……”

  她哭泣得更厉害,他心慌了。

  “□柔,别哭,□柔,不许哭!”

  听他又用“不许”两个字,□柔只觉得心里一阵激荡,就想笑出来。但是,眼泪还没干,怎能笑呢?她咬着嘴唇,脸颊紧贴在他胸口,不愿抬起头来,她不哭了。

  “□柔,”他小心的说:“你还生气吗?”

  她摇摇头。

  “那幺,□柔,”他忽然说:“跟我去过苦日子吧,如果你受得了的话!”

  她一惊,抬起头来。

  “你是什幺意思?”她问。

  “结婚。”他清楚的说:“你嫁我吧!”

  她凝视他,然后,她伸出手来,抚摸他那有着胡子茬的下巴,那粗糙的面颊,那浓黑的眉毛,和那宽宽的、坚硬的、能担负千钧重担般的肩膀。

  “你知道,现在不行。”她温柔地说:“我太小,爸爸和妈妈不会让我这幺小就结婚,何况,我才念大学一年级,我想,在大学毕业以前,家里不会让我结婚。”

  “一定要听‘家里’的吗?”他问。

  她垂下睫毛。

  “我毕竟是他们的女儿,对不对?这幺多年的抚养和教育,我是无法-开不顾的。江苇,”她再抬起眼睛来。“我会嫁你,但是,请你等我!”

  “等多久?一个月?两个月?”

  “你明知道,等我大学毕业。”

  他不讲话,推开她的身子,他又去捡起他的内衣和毛巾,往浴室走去。□柔担忧的喊:“江苇,你又在生气了!”

  江苇回过头来。

  “我不在乎等你多久,”他清清楚楚的说:“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…十年都没关系,但是,我不做你的地下情人,如果你觉得我是个不能公开露面的人物的话,你就去找你那个徐中豪吧!否则,我想见你的时候,我会去找你,我不管你父母的看法如何!”

  □柔低下头去。

  “给我一点时间,”她说:“让我把我们的事先告诉他们,好吗?”

  “你已经有了很多时间了,我们认识已经半年多了。”他钻进浴室,又伸出头来。“你父母一定会反对我,对不对?”

  她摇摇头,困惑的说: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──”他肯定的说:“却非常知道。”

  他钻进浴室去了。她沉坐在椅子里,用手托着下巴,深深的沉思起来。是的,她不能再隐瞒了。是的,她应该把江苇的事告诉父母,如果她希望保住江苇的话。江苇,他是比任何男人,都有更强的自尊,和更深的自卑的。

  晚上,□柔回到家里的时候,已经十点多钟了。父亲不在家,母亲正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,这是个好机会,假如她要说的话,母女二人,正好可以做一番心灵的倾谈。她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。

  “妈!”她叫。

  “哦,”婉琳从电视上回过头来,一眼看到□柔,立刻心头火冒。“你怎幺回来这样晚?女孩子,不好好待在家里,整天在外面乱逛,你找骂挨呢!”

  “妈,”□柔忍耐的说:“我记得,前两天的早饭桌上,我们曾经讨论过,关于我交男朋友的问题。”

  “哦!”婉琳的精神全来了,她注视着□柔。“你想通了,是不是?”

  “什幺东西想通了?”□柔不解的。

  “妈说的话呀!”婉琳兴奋的说,用手一把揽住女儿的肩膀:“妈的话不会有错的,都是为了你好。你念大学,也是该交男朋友的年龄了,但是,现在这个社会,男孩子都太坏,你一定要把人家的家庭环境弄清楚。你的同学,考得上台大,当然功课都不错,家庭和功课是一样重要,父亲一定要是上流社会的人……”

  “妈!”□柔的心已经沉进了地底,却依然勉强的问了一句:“什幺叫上流社会?”

  “怎幺?”婉琳张大了眼睛。“像我们家,就是上流社会呀!”

  “换言之,”□柔憋着气说:“我的男朋友,一定要有一个拥有‘云涛’这种事业的父亲,是不是?你干脆说,我的男朋友,一定要家里有钱,对不对?”

  “哎呀,□柔,你不要轻视金钱,”婉琳说:“金钱的用处才大着呢!你妈也是苦日子里打滚打过来的。没钱用的滋味才不好受呢!你别傻,我告诉你,家世好的孩子不会乱转你的念头,否则呀……”她拉长了声音。

  “怎样呢?”□柔问。

  “那些穷小子,追你还不是冲着你父亲有钱!”

  □柔机伶伶打了个冷战。

  “妈,你把人心想象得太现实了。你这幺现实,当初为什幺嫁给一文不名的爸爸呢?”

  “我看准你爸爸不会穷的,”婉琳笑着说:“你瞧,你妈眼光不坏吧!”

  □柔站起身来,她不想和母亲继续谈下去了,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,她们之间,有一条不能飞渡的深谷!她用悲哀的眼光望着母亲,幽幽的说:“妈,我为你伤心。”

  “什幺话!”婉琳变了色:“我过得好好的日子,要你伤心些什幺?你人长得越大,连话都不会说了!讲话总得讨个吉利,伤什幺心呢?”

  □柔一甩头,转身就向屋里走,婉琳追着喊:“你急什幺急呀?你还没说清楚,晚上你到哪里去了?是不是和徐中豪在一起?”

  “让徐中豪滚进十八层地狱里去!”□柔大声叫:“让爸爸的钱也滚进十八层地狱里去!”她跑走了。

  婉琳愣了。呆呆的坐在那儿,想着想着,就伤起心来了。

  “怪不得她要为我伤心呢!”她自言自语的说:“生了这样的女儿,怎幺能不伤心呢!”

  晚上,台北是个不夜城,霓虹灯闪烁着,车灯穿梭着,街灯耸立着。云涛门口,墙上缀满了彩色的壁灯,也一起亮着幽柔如梦的光线。

  子健冲进了云涛,又是高朋满座!张经理对他睐睐眼睛,小李对他扮了个鬼脸,两人都把头侧向远远的一个墙角,他看过去,一眼看到晓妍正一个人坐在那儿,面前杯盘狼藉,起码已吃了好几盘点心,喝了好几杯饮料。他笑着赶过去,在她对面坐下来,陪笑的说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

  晓妍不看他,歪过头去望墙上的画,那是一幅雨秋的水彩,一片朦朦胧胧的绿色原野,上面开着许多紫色的小野花,有个赤足的小女孩,正摇摆着在采着花束。“对不起,别生气,”他再说了一句。“我妈今天好不容易的抓住了我,问了几百个问题,说什幺也不放我出来,并不是我安心要迟到。”

  晓妍依旧不理他,仰起头来,她望着天花板。

  他也望望天花板。

  “上面没什幺好看的,只是木板和吊灯。”他笑嘻嘻的说:“如果你肯把目光平视,你对面正坐着一个英俊‘稍’傻的青年,他比较好看。”

  她咬住嘴唇,强忍住笑,又低头去看自己的沙发,用手指在那沙发上乱划着。“沙发也没什幺好看,”他再说:“那花纹看久了,就又单调又没意思,绝不像你对面那张脸孔那样千变万化,不信,你抬起头来看看。”

  她把脸一转,面对墙壁。

  “怎幺,你要参禅呀?还是被老师罚了?”

  她一气,一百八十度的转身,面向外面,突然对一张桌子上的客人发起笑来,他回头一看,不得了,那桌上坐着五六个年轻男人,她正对他们大-媚眼呢!这一惊非同小可,他慌忙说:“晓妍,晓妍,不要胡闹了,好不好?”

  晓妍不理他,笑容像一朵花一般的绽开。该死!贺子健,你碰到了世界上最刁钻最难缠的女孩子,偏偏你就不能不喜欢她。他深吸了口气,忽然计上心来,他叫住了一个服务小姐:“喂,我们云涛不是新出品一种冰淇淋,就是好大好大一杯,里面五颜六色有七八种味道,有新鲜草莓,什锦水果,顶上还有那幺一颗鲜红的樱桃,那个冰淇淋叫什幺名字呀?”

  “是云涛特别圣代。”服务小姐笑着说。

  “哦,对了,云涛特别圣代,你给我一客!”

  晓妍迅速的回过头来了,叫着说:“我也要一客!”

  子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,笑着说:“好不容易,总算回过头来了,原来冰淇淋的魔力比我的魔力大,唉唉!”他假装叹气。“早知如此,我一坐下来就给你叫客冰淇淋不就好了,费了我这幺多口舌!”

  晓妍瞪视着他,噗哧一声笑了。笑完了,她又板起脸来,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警告你,贺子健,以后你跟我订约会,敢迟到一分钟的话,我们之间就算完蛋!”“是的,小姐。我遵命,小姐。”子健说,又叹口气。自言自语的再加了句:“真不知道是哪一辈子欠了你的债。”

  “后悔和我交朋友,随时可以停止。”她说,嘟起了嘴唇。

  “反正我也不是好女孩。”

  “为什幺你总是口口声声说你不是好女孩?”子健不解的问。“在我心目里,没有别的女孩可以和你相比,如果你不是好女孩,怎样的女孩才是好女孩?”

  “反正我不是好女孩!”她固执的说。“我说不是就不是!”

  “好好好,”子健无可奈何的说:“你不是好女孩,反正我也不是好男孩!坏女孩碰着了坏男孩,正好是一对!”

  “呸!谁和你是一对?”晓妍说,却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。

  她的笑那样甜,那样俏皮,那样如春花之初绽,如朝霞之初展,他又眩惑了。他总是眩惑在她的笑里、骂里、生气里、欢乐里。他眩惑在她所有的千变万化里。他不知不觉的伸出手去,握住了她的手,叹息的、深切的、诚挚的说:“晓妍,我真形容不出我有多喜欢你!”

  晓妍的笑容消失了,她注视了他一会儿,然后悄悄的抽回了自己的手,默默的垂下了眼睫毛。子健望着她,他不懂,每回自己涉及爱情的边缘时,她总是这样悄然的静默下来,如果他想做进一步的试探,她就回避得比谁都快。平日她嘻嘻哈哈,快乐而洒脱,一旦他用感情的句子来刺探她,她就像个受惊的小鸟般,扑扑翅膀,迫不及待的要飞走,吓得他只好适可而止。因此,和她交往了三个多月,他们却仍然停止在友谊和爱情的那一条界线上。这,常带给他一种痛楚的压力,这股压力奔窜在他的血管里,时刻都想腾跃而出,但是,他不敢,他怕吓走了她。谁能解释,一个天不怕、地不怕的女孩子,却会害怕爱情?

  冰淇淋送来了,服务小姐在递给子健冰淇淋的同时,也递给他一张纸条,他打开纸条来,上面写着:“能不能带你的女朋友到会客室来坐坐?爸爸”他没料到这时间,父亲还会在云涛。他抬起头,对服务小姐点头示意,然后,他把纸条递给晓妍。

  晓妍正含了一大口冰淇淋,看到这纸条,她吓了一大跳,瞪着一对略略吃惊的眸子,她看着子健。子健对她安慰的笑笑,说:“你放心,我爸爸并不可怕!”

  晓妍费力的把那一大口冰淇淋咽了下去。当然,她早已知道子健是云涛的小老板,也早已从姨妈嘴中,听过贺俊之的名字。只是,她并不了解,姨妈和贺俊之,已超越一个画家和画商间的感情,更不知道,贺俊之对于她的身分,却完全一无所知。

  “你什幺时候告诉你爸爸,你认识我的?”她问。

  “我从没有对我爸爸提过你,”他笑着说。“可是,我交了个漂亮的女朋友,这并不是个秘密,对不对?我早就想带你去我家玩了。你也应该在我父母面前露露面了。”

  “为什幺?”她天真的问。

  为什幺?你该死!他暗中咬牙。

  “晓妍,”他深思的问:“你对爱情认真过吗?”

  她怔了怔,然后,她歪着头想了想。

  “大概没有,”她说:“说老实话,我到现在为止,还根本不知道什幺叫爱情。”

  他紧盯着她。

  “你真不知道吗?”他憋着气问。“即使是在最近,你心里也从没有要渴望见一个人,或者为他失眠,或者牵肠挂肚,或者……”

  “喂喂!”她打断了他。“你再不吃,你的冰淇淋都化掉了。”

  “让它化掉吧!”他没好气的说,把杯子推得远远的。“我真不知道你这种吃法,怎幺能不变成大胖子?如果你的腰和水桶一样粗,脸像烧饼一样大,我可能也不会这样为你发疯了。我现在希望你马上变成大胖子!最好胖得像猪八戒一样!”“喂喂,”她也把杯子推开。“你怎幺好好的咒我像猪八戒呢?你怎幺了?你在和谁发脾气?”

  “和我自己。”子健闷闷的说。

  “好吧!”晓妍擦擦嘴,“我也不吃了,你又发脾气,又咒人,弄得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了。”

  “你没胃口是因为你已经吃了太多的蛋糕。”子健气愤愤的冲口而出。

  晓妍瞅着他,然后,她站起身来。

  “如果我需要看你的脸色,我还是回家的好,我不去见你的老爸了!你的脸已经拉长得像一匹马,你老爸的脸一定长得像一匹驴子!”

 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“你非跟我去见爸爸不可!”他说。

  “我不去!”她任性的脾气发作了。

  “你非去不可!”他也执拗起来。

  她挣脱了他,提高了声音:“你别拉拉扯扯的好不好?”

  他重新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“跟我进去!”他命令的说。

  “我不!”

  “跟我进去!”

  “我不!”

  附近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了,服务小姐又聚在一块儿窃窃私语。子健心中的火焰迅速的燃烧了起来,一时间,他觉得无法控制自己体内那即将爆发的压力,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这样又气又爱又恨又无可奈何!不愿再和她捉迷藏了,不愿再和她游戏了。他捏紧了她的胳膊,把她死命的往会客室的方向拉去,一面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非跟我进去不可!”

  “不去!不去!不去!”晓妍嘴里乱嚷着,一面拚命挣扎,但是子健力气又大,捏得她的胳膊其痛无比,她就身不由己的被他拉着走。她越挣扎,子健握得越紧,她痛得眼泪都迸了出来,但她嘴里还在猛喊:“不去!不去!不去!”

  就这样,子健推开了会客室的门,把晓妍一下子“摔”进了沙发里,晓妍还在猛喊猛叫,子健的脸色气得发青,他阖上房门,大声的说:“爸爸,这就是我的女朋友,你见见吧!”

  俊之那样惊愕,惊愕得不知该如何是好,他站起身来,看看子健,又看看晓妍。晓妍蜷在沙发里,被子健那一摔摔得七荤八素。她的头发蓬松而零乱,满脸泪痕,穿著一件长袖的、紧身的蓝色衬衫,一条绣花的牛仔裤-好熟悉的一身打扮,俊之盯着她。那张脸孔好年轻,不到二十岁,虽然泪痕狼藉,却依然美丽动人,那翘翘的小鼻头,那翘翘的小嘴,依稀仿佛,像那幺一个人。他看着她,一来由于这奇异的见面方式,二来由于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和这身服装,他呆住了。

  晓妍缩在沙发里,一时间,她心里有点迷迷糊糊,接着,她就逐渐神思恍惚起来。许多画面从她脑海里掠过,许多久远以前的记忆,许多痛楚,许多伤痕……她解开袖口的扣子,卷起衣袖,在她手腕上,被子健握住的地方,已经又红又肿又瘀血,她用手按住那伤痕,泪珠迅速的滚下了她的面颊。她低低的、呜咽着说:“你看!你弄痛了我!我没有做错什幺,你……你为什幺要弄痛我?”

  看到那伤痕,子健已经猛吸了一口冷气,他生平没有对任何人动过蛮,何况对一个女孩子?再看到晓妍泪痕满面,楚楚可怜的模样,他的心脏就绞痛了起来,几百种后悔,几千种怜惜,几万种难言的情愫一下子袭击着他。他忘了父亲,忘了一切,他眼里只有晓妍,那可怜的、委屈的、娇弱的晓妍!

  他扑了过去,跪在地毯上,一把握住晓妍的手,想看看那伤痕。可是,晓妍被他扑过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就惊慌的缩进沙发深处,抬起一对恐惧的眼光,紧张而瑟缩的看着子健,颤抖着说:“你──你……你要干什幺?”

  “晓妍!”他喊:“晓妍?”他轻轻握住她的手,心痛得头发昏。“我不会再弄痛你,我保证,晓妍。”他凝视她的眼睛,她怎幺了?她的眼神那幺恐惧,那幺畏怯,那幺瑟缩……这不是平日的晓妍了,这不是那飞扬跋扈、满不在乎的晓妍了。

  他紧张了,冷汗从他额上沁了出来,他焦灼的看着她,急促的说:“晓妍,我抱歉,我抱歉,我抱歉!请原谅我!请原谅我!我没有意思要弄伤你!晓妍?晓妍?你怎幺了?你怎幺了?”

  俊之走了过来,他俯身看那孩子,晓妍紧紧的蜷在沙发里,只是大睁着受惊的眸子,一动也不动。俊之把手按在子健肩上,说:“别慌,子健,你吓住了她,我倒一点酒给她喝喝,她可能就回过神来了。”

  会客室里多的是酒,俊之倒了一小杯白兰地,递给子健,子健心慌意乱的把酒杯凑到晓妍的唇边。晓妍退缩了一下,惊慌的看着子健,子健一手拿着杯子,一手轻轻托起晓妍的下巴,他尽量把声音放得好温柔好温柔:“晓妍,来,你喝一点!”

  晓妍被动的望着他,他把酒倾进她嘴里,她又一惊,猛的挣扎开去,酒一半倒进了她嘴里,一半洒了她满身,她立刻剧烈的呛咳起来,这一咳,她的神志才咳回来了,她四面张望,陡然间,她“哇”的一声放声痛哭,用手蒙住脸,她像个孩子般边哭边喊:“我要姨妈!我要姨妈!我要姨妈!”

  子健是完全昏乱了,他喊着说:“爸爸!请你打电话给她姨妈!”

  “我怎幺知道她姨妈的电话号码?”俊之失措的问。

  “你知道!”子健叫着:“她姨妈就是秦雨秋!”

  俊之大大的一震,他瞪着晓妍,怪不得她长得像她!怪不得她穿著她的衣服!原来她是雨秋的外甥女儿!子健急了,他喊着说:“爸爸,拜托你打一下电话!”俊之惊醒了,他来不及弄清楚这之间的缘由,晓妍在那儿哭得肝肠寸断。他慌忙拨了雨秋的号码。雨秋几乎是立刻就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雨秋!”他急急的说,“别问原因,你马上来云涛的会客室,你的外甥女儿在这里!”

  在电话中,雨秋也听到了晓妍的哭泣声,她迅速的摔下了电话,立即跑出房间,一口气冲下四层楼。二十分钟后,她已经冲进了那间会客室。晓妍还在哭,神经质的,无法控制的大哭,除了哭,只是摇着头叫:“姨妈!姨妈!姨妈!姨妈!”雨秋一下子冲到晓妍身边,喊着说:“晓妍!”

  晓妍看到雨秋,立即扑进了她怀里,用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腰,把面颊整个藏在她衣服里。她抽噎着,哽塞着,颤抖着。雨秋拍抚着她的背脊,不住口的说:“没事了,晓妍,姨妈在这儿!没事了,晓妍,没人会伤害你!别哭,别哭,别哭!”她的声音轻柔如梦,她的手臂环绕着晓妍的头,温柔的轻摇着,像在抚慰一个小小的婴孩。晓妍停止了哭泣,慢慢的、慢慢的平静下来,但仍然抑制不住那间歇性的抽噎。雨秋抬起眼睛来,看了看子健,又看了看俊之。

  “俊之,”她平静的说:“你最好拿一杯冰冻的橘子汁之类的饮料来。”

  俊之立刻去取饮料,雨秋望着子健。

  “你吓了她?”她问。“还是凶了她?”

  子健苦恼的蹙起眉头。

  “可能都有。”他说:“她平常从没有这样。我并不是有意要伤害她!”

  雨秋了解的点点头。俊之拿了饮料进来,雨秋接过饮料,扶起晓妍的头,她柔声说:“来吧,晓妍,喝点冰的东西就好了,没事了,不许再哭了,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呢!”

  晓妍俯着头,把那杯橘子汁一气喝干。然后,她垂着脑袋,怯怯的用手拉拉雨秋的衣服,像个闯了祸的小孩,她羞涩的、不安的说:“姨妈,我们回家去吧!”子健焦灼的向前迈了一步,却不知该说些什幺好。雨秋抬眼凝视着子健,她在那年轻的男孩眼中,清楚的读出了那份苦恼的爱情。于是,她低下头,拍拍晓妍的背脊,她稳重而清晰的说:“晓妍,你是不是应该和子健单独谈谈呢?”

  晓妍惊悸的蠕动了一下身子,抓紧了雨秋的手。

  “姨妈,”她不肯抬起头来,她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叫。“我已经出丑出够了,你带我回家去吧!”

  “晓妍!”子健急了,他蹲下身子,他的手盖在她的手上,他的声音迫切而急促:“你没有出丑,你善良而可爱,是我不好。我今天整个晚上的表现都糟透了,我迟到,叫你等我,我又和你乱发脾气,又强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情,又弄伤了你……我做错每一件事情,那只是因为……”他冲口而出的说出了那句他始终没机会出口的话:“我爱你!”

  听到了那三个字,晓妍震动了,她的头更深的低垂了下去,身子瑟缩的向后靠。但是,她那只被子健抓着的手却不知不觉的握拢了起来,把子健的手指握进了她的手里。她的头依然在雨秋的怀中,喉咙里轻轻的哼出了一句话,嗫嚅、而犹疑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是个……好女孩。”

  雨秋悄悄的挪开身子,把晓妍的另一只手也交进了子健的手中,她说:“让子健去判断吧,好不好?你应该给他判断的机会,不能自说自话,是不是?”

  晓妍俯首不语,于是,雨秋移开了身子,慢慢的站起来,让子健补充了她的空位。子健的双手,紧紧的握着晓妍的,他的大手温暖而稳定,晓妍不由自主的抬起睫毛来,很快的闪了子健一眼,那带泪的眸子里有惊怯,有怀疑,还有抹奇异的欣悦和乞怜。这眼光立刻把子健给击倒了,他心跳,他气喘。某种直觉告诉他,他怀抱里的这个小女孩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。但是,他不管,他什幺都可以不管,不管她做错过什幺,不管她的家世,不管她的出身,不管她过去的一切的一切,他都不要管!他只知道,她可爱,又可怜,她狂野,又娇怯。而他,他爱她,他要她!不是一-那的狂热,而是永恒的真情。

  这儿,雨秋看着那默默无言的一对小恋人,她知道,她和俊之必须退去,给他们一段相对坦白的时间。她深思的看了看晓妍,这是冒险的事!可是,这也是必须的过程,她一定要让晓妍面对她以后的人生,不是吗?否则,她将永远被那份自卑感所侵蚀,直到毁灭为止。子健,如果他是那种有热情有深度的男孩,如果他像他的父亲,那幺,他该可以接受这一切的!她毅然的甩了一下头,转身对那始终被弄昏了头的俊之说:“我知道你有几百个疑问,我们出去吧!让他们好好谈谈,我们也──好好谈谈。”

  于是,他们走出了会客室,轻轻的阖上房门,把那一对年轻的爱人关进了房里。

  当雨秋和俊之走出了那间会客室,他们才知道,经过这样一阵紊乱和喧闹,云涛已经是打烊的时间了。客人们正纷纷离去,小姐们在收拾杯盘,张经理在结算帐目,大厅里的几盏大灯已经熄去,只剩下疏疏落落的几盏小顶灯,嵌在天花板的板壁中,闪着幽柔的光线,像暗夜里的几颗星辰。那些特别用来照身寸画的水银灯,也都熄灭了,墙上的画,只看出一些朦胧的影子。很少在这种光线下看云涛,雨秋伫立着,迟迟没有举步。俊之问:“我们去什幺地方?你那儿好吗?”

  雨秋回头看了看会客室的门,再看看云涛。

  “何不就在这儿坐坐?”她说:“一来,我并不真的放心晓妍。二来,我从没享受过云涛在这一刻的气氛。”

  俊之了解雨秋所想的,他走过去,吩咐了张经理几句话,于是,云涛很快的打烊了。小姐们都提前离去,张经理把帐目锁好,和小李一起走了。只一会儿,大厅里曲终人散,偌大的一个房间,只剩下了俊之和雨秋两个人。俊之走到门边,按了铁栅门的电钮,铁栅阖拢,云涛的门关上了-一屋子的静寂,一屋子的清幽,一屋子朦胧的、温柔的落寞。雨秋走到屋角,选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下来,正好可以看到大厅的全景。俊之却在柜台边,用咖啡炉现煮了一壶滚热的咖啡。倒了两杯咖啡,他走到雨秋面前来。雨秋正侧着头,对墙上一幅自己的画沉思着。

  “要不要打开水银灯看看?”俊之问。

  “不不!”雨秋慌忙说。“当你用探照灯打在我的画上的时候,我就觉得毫无真实感,我常常害怕这样面对我自己的作品。”

  “为什幺?”俊之在她对面坐下来。“你对你自己的作品不是充满了信心与自傲的吗?”

  她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当我这样告诉你的时候,可能是为了掩饰我自己的自卑呢!”她微笑着,用小匙搅动着咖啡。她的眼珠在咖啡的雾气里,显得深沉而迷镑镑。“人都有两面,一面是自尊,一面是自卑,这两面永远矛盾的存在在人的心灵深处。人可以逃避很多东西,但是无法逃避自己。我对我的作品也一样,时而充满信心,时而毫无信心。”

  “你知道,你的画很引起艺-界的注意,而且,非常奇怪的一件事,你的画卖得特别好。最近,你那幅《幼苗》是被一个画家买走的,他说要研究你的画。我很想帮你开个画展,你会很快的出名,信吗?”

  “可能。”她坦白的点点头。“这一期的艺-刊物里,有一篇文章,题目叫《秦雨秋也能算一个画家吗?》把我的画攻击得体无完肤。于是,我知道,我可能会出名。”她笑瞅着他:“虽然,你隐瞒了这篇文章,可是,我还是看到了。”

  他盯着她。

  “我不该隐瞒的,是不是?”他说:“我只怕外界的任何批评,会影响了你画画的情绪,或左右了你画画的路线。这些年来,我接触的画家很多,看的画也很多,每个画家都尽量的求新求变,但是,却变不出自己的风格,常常兜了一个大圈子,再回到自己原来的路线上去。我不想让你落进这个老套,所以,也不想让你受别人的影响。”

  “你错了,”她摇摇头。“我根本不会受别人的影响。那篇文章也有他的道理,最起码,他的标题很好,秦雨秋也能算一个画家吗?老实说,我从没认为自己是个画家,我只是爱画画而已,我画我所见,我画我所思。别人能不能接受,是别人的事,不是我的事。我既不能强迫别人接受我的画,也不能强迫别人喜欢我的画。别人接受我的画,我心欢喜,别人不接受,是他的自由。画画的人多得很,他尽可以选择他喜欢的画。”

  “你能这样想,我很高兴。”他微笑起来,眼底燃亮着欣赏与折服。“那幺,顺便告诉你,很多人说你的画,只是‘商品’,而不是‘艺-’!”

  “哈哈!”她忽然笑了,笑得洒脱,笑得开心。“商品和艺-的区别在什幺地方?毕加索的‘艺-’是最贵的‘商品’,张大千的‘艺-’一样是‘商品’,只是商品的标价不同而已。我的画当然是商品,我在卖它,不是吗?有金钱价值的东西,有交易行为的东西就都是商品,我的愿望,只希望我的商品值钱一点,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已。如果我的画,能成为最贵的‘商品’,那才是我的骄傲呢!”

  “雨秋!”他握住她那玩弄着羹匙的小手。“你怎会有这些思想?你怎能想得如此透彻?你知道吗?你是个古怪的女人,你有最年轻的外表,最深刻的思想。”“不,”她轻轻摇头。“我的思想并不深刻,只是有点与众不同而已,我的外表也不年轻,我的心有时比我的外表还年轻。我的观念、看法、作风、行为、甚至我的穿著打扮,都会成为议论的目标,你等着瞧吧!”

  “不用等着瞧,”他说,“已经有很多议论了,你‘红’得太快!”他注视她,“你怕吗?”他问。

  “议论吗?”她说:“你用了两个很文雅的字,事实上,是挨骂,是不是?”“也可以说是。”

  她用手支着头,沉思了一下,又笑了起来。

  “知不知道有一首剃头诗?一首打油诗,从头到尾都是废话,却很有意思。”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首诗的内容是──”她念了出来。“闻道头须剃,人皆剃其头,有头终须剃,不剃不成头,剃自由他剃,头还是我头,请看剃头者,人亦剃其头。”

  俊之笑了。

  “很好玩的一首诗,”他说:“这和挨骂有什幺关系吗?”

  “有。”她笑容可掬。“世界上的人,有不挨骂的吗?小时,被父母骂,念书时,被老师骂,做事时,被上司骂,失败了,被人骂,成功了,也会被人骂,对不对?”

  “很对。”

  “所以,我把这首诗改了一下。”

  “怎幺改的?”

  她啜了一口咖啡,眼睛里充满了嘲弄的笑意,然后,她慢慢的念:“闻道人须骂,人皆骂别人,有人终须骂,不骂不成人,骂自由他骂,人还是我人,请看骂人者,人亦骂其人!”

  “哈哈!”俊之不能不笑。“好一句‘骂自由他骂,人还是我人,请看骂人者,人亦骂其人。’雨秋,你这首骂人诗,才把人真骂惨了!”他越回味,越忍俊不禁。“雨秋,你实在是个怪物,你怎幺想得出来?”

  雨秋耸了耸肩。

  “人就是这样的,”她说:“骂人与挨骂,两者皆不免!惟一的办法,就是抱着‘骂自由他骂,人还是我人’的态度,假若你对每个人的议论都要去注意,你就最好别活着!我也常对晓妍说这话,是了,晓妍……”她猛然醒悟过来。“我们把话题扯得太远了,我主要是要和你谈谈晓妍。”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浪花 第三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