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三月的黄昏。

  夕阳斜斜的从玻璃门外身寸了进来,在蓝色的地毯上投下一道淡淡的光带。“云涛画廊”的咖啡座上几乎都坐满了人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而香醇的咖啡味。夕阳在窗外闪烁,似乎并不影响这儿的客人们喁喁细语或高谈阔论,墙上挂满的油画也照旧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和批评。看样子,春天并不完全属于郊外的花季,也属于室内的温馨。贺俊之半隐在柜台的后面,斜倚在一张舒适的软椅中,带着份难以描述的,近乎落寞的感觉:望着大厅里的人群,望着卡座上的情侣,望着那端盘端碗、川流不息的服务小姐们。他奇怪着,似乎人人兴高采烈,而他却独自消沉。事实上,他可能是最不该消沉的一个,不是吗?

  “如果不能成为一个画家,最起码可以成为一个画商!如果不能成为一个艺-家,最起码可以成为一个鉴赏家!”

  这是他多年以前就对自己说过的话。“艺-”要靠天才,不能完全靠狂热。年轻的时候,他就发现自己只有狂热而缺乏天才,他用了很长久的时间才强迫自己承认这一点。然后面对现实的去赚钱,经商,终于开了这家“云涛画廊”,不止卖画,也附带卖咖啡和西点,这是生意经。人类喜欢自命为骚人雅士,在一个画廊里喝咖啡,比在咖啡馆中喝咖啡更有情调。何况“云涛”确实布置得雅致而别出心裁,又不像一般咖啡馆那样黑镑镑暗沉沉。于是,自从去年开幕以来,这儿就门庭若市,成为上流社会的聚集之所,不但咖啡座的生意好,画的生意也好,不论一张画标价多高,总是有人买。于是,画家们以在这儿卖画为荣,有钱的人以在这儿买画为乐。

  “云涛那儿卖的画嘛,总是第一流的!”这是很多人挂在嘴边的话。贺俊之,他没有成为画家,也没有成为艺-家,却成了一个很成功的,他自己所说的那个“最起码”!

  “云涛”是成功了,钱也越赚越多,可是,这份“成功”却治疗不了贺俊之的孤寂和寥落。在内心深处,他感到自己越来越空泛,越来越虚浮,像一个氢气球,虚飘飘的悬在半空,那样不着边际的浮荡着,氢气球只有两种命运,一是破裂,一是泄气。他呢?将面临哪一种命运?他不知道。只依稀恍惚的感到,他那幺迫切的想抓住什幺,或被什幺所抓住。

  气球下面总该有根绳子,绳子的尽头应该被抓得紧紧的。可是,有什幺力量能抓住他呢?云涛?金钱?虚浮的成功?自己的“最起码”?还是那跟他生儿育女,同甘共苦了二十年的婉琳,或是年轻的子健与□柔?不,不,这一切都抓不住他,他仍然在虚空里飘荡,将不知飘到何时何处为止。

  这种感觉是难言的,也没有人能了解的。事实上,他觉得现代的人,有“感觉”的已经很少了,求“了解”更是荒谬!朋友们会说他:“贺俊之!你别贪得无厌吧!你还有什幺不满足?成功的事业,贤慧的太太,优秀的儿女,你应有尽有!你已经占尽了人间的福气,你还想怎幺样?如果连你都不满足,全世界就没有该满足的人了!”

  是的,他应该满足。可是,“应该”是一回事,内心的感触却是另外一回事。“感觉”是一种抽象的东西,它不会和你讲道理。反正,现在,他的人虽然坐在热闹的“云涛”里,他的精神却像个断了线的氢气球,在虚空中不着边际的飘荡。

  电动门开了,又有新的客人进来了。他下意识的望着门口,忽然觉得眼前一亮。一个年轻的女人正走了进来,夕阳像一道探照灯,把她整个笼罩住。她穿著件深蓝色的套头毛衣,一条绣了小花的牛仔裤,披着一肩长发,满身的洒脱劲儿。那落日的余晖在她的发际镶了一条金边,当玻璃门阖上的一-那,无数反身寸的光点像雨珠般对她肩上坠落──好一幅动人的画面!贺俊之深吸了口气!如果他是个画家,他会捉住这一-那。但是,他只是一个“最起码”!

  那女人径直对着柜台走过来了,她用手指轻敲着台面,对那正在煮咖啡的小李说:“喂喂,你们的经理呢?”

  “经理?”小李怔了一下:“哪一位经理?张经理吗?”

  “不是,是叫贺俊之的那个!”

  哦,贺俊之一愣,不自禁的从他那个半隐藏的角落里站了起来,望着面前这个女人:完全陌生的一张脸。一对闪亮的眼睛,挺直的鼻梁,和一张小巧的嘴。并不怎幺美,只是,那眼底眉梢,有那幺一股飘逸的韵味,使她整张脸都显得生动而明媚。应该是夕阳帮了她的忙,浴在金色的阳光下,她确实像个闪亮的发光体。

  贺俊之走了过去。

  “请问你有什幺事?”他问,微笑着。“我就是贺俊之。”

  “哦!”那女人扬了扬眉毛,有点儿惊讶。然后,她那对闪烁的眸子就毫无顾忌的对他从头到脚的掠了那幺一眼。这一眼顶多只有两三秒钟,但是,贺俊之却感到了一阵灼灼逼人的力量,觉得这对眼光足以衡量出他的轻重。“很好,”她说:“我就怕扑一个空。”

  “贵姓?”他礼貌的问。

  “我姓秦。”她笑了,嘴角向上一弯,竟有点儿嘲弄的味道。“你不会认得我。”她很快的说:“有人告诉我,你懂得画,也卖画。”

  “我卖画是真的,懂得就不敢说了。”他说。

  她紧紧的盯了他一眼,嘴角边的嘲弄更深了。

  “你不懂得画,如何卖画?”她咄咄逼人的问。

  “卖画并不一定需要懂得呀!”他失笑的说,对这女人有了一份好奇。

  “那幺,你如何去估价一幅画呢?”她再问。

  “我不估价。”他微笑着摇摇头。“只有画家本人能对自己的画估价。”

  她望着他,嘴边的嘲弄消失了。她的眼光深不可测。

  “你这儿的画都是寄售的?”她扫了墙上的画一眼。

  “是的,”他凝视她。“你想买画?”

  她扬了扬眉毛,嘴角往上弯,嘲弄的意味又来了。

  “正相反!”她说:“我想卖画!”

  “哦!”他好惊奇。“画呢?”

  “就在门外边!”她说:“如果你肯找一个人帮我搬一搬,你马上就可以看到了!”

  “哦!”他更惊奇了。“小李!”他叫:“你去帮秦小姐把画搬进来!”他转向那女人。“你请到后面的一间小客厅里来,好吗?”

  她跟着他,绕过柜台,走进后面的一间客厅里。这是间光线明亮、布置简单的房间,米色的地毯,棕色的沙发,和大大的落地长窗,垂着鹅黄色的窗帘。平时,贺俊之都在这房里会客,谈公事,和观赏画家们的新作。

  小李捧了一大叠油画进来了,都只有画架和画布,没有配框子,大约有十张之多,大小尺寸都不一样。那位“秦小姐”望着画堆在桌上,她似乎忽然有些不安和犹豫,她抬起睫毛,看了看贺俊之,然后,她大踏步的走到桌边,拿起第一张画,下决心似的,把画竖在贺俊之的面前。

  “贺先生,”她说:“不管你懂画还是不懂画,你只需要告诉我,你接不接受这样的画,在你的画廊里寄售。”

  贺俊之站在那幅画的前面,顿时间,他呆住了。

  那是一幅巨幅的画,整个画面,是一片浩瀚的海景图,用的是深蓝的色调,海浪在汹涌翻滚,卷着浪花,浪花的尽头接着天空,天空是灰暗的,堆积着暗淡的云层,没有阳光,没有飞鸟,海边,露着一点儿沙滩,沙滩上,有一段枯木,一段又老又朽又笨拙的枯木,好萧索,好寂寞,好孤独的躺在那儿,海浪半淹着它。可是,那枯木的枝桠间,竟嵌着一枝鲜艳欲滴的红玫瑰。那花瓣含苞半吐,带着一份动人心弦的艳丽。使那暗淡的画面,平添了一种难言的力量,一种属于生命的,属于灵魂的,属于感情的力量。这个画家显然在捕捉一些东西,一些并不属于画,而属于生命的东西。“它”是一件令人震撼的作品!贺俊之紧紧的盯着这幅画,好久好久,他不能动,也不能说话,而陷在一种奇异的,感动的情绪里。

  半晌,他才在那画布角落上,看到一个签名:“雨秋”。

  雨秋!这名字一落进他的眼帘,立即唤起他一个强烈的记忆。好几年前,他曾看过这个名字,在一幅也是让他难忘的画上。他沉吟的咬住嘴唇,是了,那是在杜峰的家里,他家墙上挂着一幅画,画面是个很老很老的乡下老太婆,额上堆满了层层叠叠的皱纹,面颊干瘪,牙齿脱落,背上背着很沉重的一个菜篮,压得她似乎已站不直身子-可是,她却在微笑,很幸福很幸福的微笑着,眼光爱怜的看着她的脚下,在她脚下,是个好小好小的孩子,面孔胖嘟嘟的,红润润的,用小手牵着她的衣襟。这幅画的角落上,就是“雨秋”两个字。

  当时,他也曾震撼过。也曾询问杜峰:“谁是雨秋?”

  “雨秋?”杜峰不经心的看了那幅画一眼。“是一个朋友的太太。怎样?画得很好吗?”

  “画的本身倒也罢了,”他沉吟的望着那幅画。“我喜欢它的意境,这画家并不单纯在用她的笔来画,她似乎在用她的思想和感情来画。”

  “雨秋吗?”杜峰笑笑。“她并不是一个画家。”

  谈话仿佛到此就为止了,那天杜家的客人很多,没有第二个人注意过那张画。后来,他也没有再听杜峰谈过这个雨秋。事实上,杜峰在墙上挂张画是为了时髦,他自己根本不懂得画。没多久,杜峰家里那张画就不见了,换上了一张工笔花卉。当贺俊之问起的时候,杜峰说:“大家都认为我在客厅挂一张丑老太婆是件很滑稽的事,所以我换了一张国画。你看这国画如何?”

  贺俊之没有答话,他怀念那个丑老太婆,那些皱纹,和那个微笑。

  而现在,“雨秋”这个名字又在他面前出现了。另一张画,另一张令人心灵悸动的作品。他慢慢的抬起眼睛来,望着那扶着画的女人,她正注视着他,他们的眼光接触了。那女人的黑眼珠深邃而沉着,她低声说:“这幅画叫《浪花》。”

  “浪花?”他喃喃的重复了一句,再看看画。“是浪花,也是‘浪’和‘花’,这名字题得好,有双关的意味。”他凝视那“秦小姐”:光洁的面颊,纤柔的下巴,好年轻,她当然不是“雨秋”。“朋友的太太”应该和他一样,是个中年人了。也只有中年人,才画得出这样的画,并不是指功力,而是指那种领悟力。“雨秋是谁?”他问:“你的朋友?母亲?”

  她的睫毛闪了闪,一抹诧异掠过了她的面庞,然后,她微笑了起来。

  “我就是雨秋,”她静静的说:“秦雨秋,本名本姓,本人。”

  他瞪着她。

  “怎幺?”她不解的扬扬眉。“我不像会画画吗?”

  “我只是──很意外。”他——的说:“我以为雨秋是个中年人,你──太年轻。”

  “年轻?”她爽然一笑。坦率的看着他。“你错了,贺先生,我并不年轻,不──”她侧了侧头,一绺长发飘坠在胸前,她把画放了下来。“不很年轻,我已经三十岁了,不折不扣,上个月才过的生日。”

  他再瞪着她。奇异的女人!奇异的个性!奇异的天份!他从不知道也有女性这样坦白自己的年龄,但是,她看来只像个大学生,一个年轻而随便的大学生!她不该画出“浪花”这样的画,她不应该有那样深刻的感受。可是,当他再接触到那对静静的、深恐的眸子时,他知道了,她就是雨秋!一个奇异的,多变的,灵慧的女人!一个“不折不扣”的艺-家。

  “你知道──”他说:“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她凝视着他:“你在杜峰家里,看过我的一幅《微笑》。听说,你认为那幅画还有点味道,所以,我敢把画带到你这儿来!怎幺?”她紧盯着他,目光依旧灼灼逼人。

  “你愿意卖这些画吗?我必须告诉你,这是我第一次卖画,我从没想过要卖画为生,这只是我的娱乐和兴趣。但是,现在我需要钱用,画画是我惟一的技能,如果──”她又自嘲的微笑。“这能算是技能的话。所以,我决心卖画了。”她更深的望着他,低声的加了几句:“我自视很高,标价不会便宜,所以,接受它以前,你最好考虑一下。”咬咬嘴唇,她很快的加了两句:“但是,拒绝它以前,你最好也考虑一下,因为──我不大受得了被拒绝。”

  贺俊之望着这个“雨秋”,他那样惊奇,那样意外,那样错愕……然后,一股失笑的感觉就从他心中油然升起,和这股感觉同时发生的,是一种叹赏,一种惊服,一种欣喜。这个雨秋,她率直得出人意表!

  “让我再看看你其它的画好吗?”他说。站在桌边,他一张张的翻阅着那些作品。雨秋斜倚在沙发上,沉吟的研究着他的表情。他仔细的看那些画,一张衰荷:在一片枯萎的荷田里,飘荡着残枝败叶及无根枯萍,却有一个嫩秧秧的小花苞在风中飘荡,标题竟是《生趣》。另一张寒云满天,一只小小的鸟在翱翔着,标题是《自由》。再一张街头夜景,一条好长好长的长街,一排路灯,亮着昏黄的光线,没有街车,没有路人,只在街的尽头,有个小孩子在踽踽独行,标题是《路》。他一张张翻下去,越看越惊奇,越看越激动。他发现了,雨秋迫切想抓住的,竟是“生命”本身,放下了画,他慢慢的抬起头来,深深的看着雨秋。

  “我接受了它们!”他说。

  她深思的看着他。

  “是因为你喜欢这些画呢?还是因为我受不了拒绝?”她问。

  “是因为我喜欢你的画,”他清晰的说:“也是因为你受不了拒绝!”

  “哈!”她笑了起来,这笑容一漾开,她那张多变化的脸就顿时显得开朗而明快,“你很有趣,”她热烈的说:“杜峰应该早些介绍我认识你!”

  “原来是杜峰介绍你来的,为什幺不早说?”

  “你并不是买杜峰的面子而接受我这些画的,是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那幺,”她笑容可掬。“提他干嘛?”

  “哈,”这回轮到他笑了。“你很有趣,”他故意重复她的话。“杜峰真应该早些介绍我认识你!”

  她大笑了起来,毫无拘束,毫无羞涩,毫无造作的笑,这使他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。这样一笑,一层和谐的、亲切的感觉就在两人之间漾开,贺俊之竟感到,他们像是认识了已经很多年很多年了。

  笑完了,贺俊之望着她。

  “你必须了解,卖画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,你的画能不能受欢迎,是谁也无法预卜的事。”

  “我了解。”她说,斜倚在沙发里,用手指绕着垂在胸前的长发。她的脸色一下子郑重了起来。“可是,如果你能欣赏这些画,别人也能!”

  “你很有信心。”他说。

  “我说过,我很自傲。”她抬起眼睛来,望着他。“我是靠信心和自傲来活着的,但是,信心和自傲不能换得生活的必需品,现实比什幺都可怕,没有面包,仅有信心和自傲是没有用的,所以,我的画就成为了商品。”

  “我记得──”他沉吟着:“你应该有人供养你的生活,我是指──”“我的丈夫?”她接口说:“那已经是过去式了,我离婚了,一个独身的女人,要生活是很难的,你知道。”

  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已经离婚。”

  “没有什幺好抱歉的,”她洒脱的耸耸肩。“错误的结合,耽误两个人的青春,有什幺意义?我丈夫要一个贤妻良母,能持家,能下厨房的妻子,我拿他的衬衫擦了画笔,又用洗笔的松节油炒菜给他吃,差点没把他毒死,他说在我莫名其妙的把他弄死之前,还是离我远远的好些,我完全同意。不怪他,我实在不是个好妻子。”

  他笑了。

  “你夸大其辞,”他说:“你不会那样糊涂。”

  她也笑了。

  “我确实夸大其辞。”她坦白的承认。“我既没有用他的衬衫擦画笔,也没有用松节油毒他,但是,我不是个好妻子却是真的,我太沉迷于梦想、自由、和绘画,他实在受不了我,因此,他离我而去,解脱了他,也解脱了我。他说,他是劫难已满。”她笑笑,手指继续绕着头发,她的手指纤细、灵巧、而修长。“你瞧,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了你!”

  “你的父母呢?”他忍不住往下探索。“他们不会忍心让你生活困难的吧?”“父母?”她蹙蹙眉头。“他们说我是怪物,是叛逆,是精神病,当我要结婚的时候,父母都反对,他们说,如果我嫁给那个浑球,他们就和我断绝关系,我说恋爱自由,婚姻自主,我嫁定了浑球。结婚后,父母又都接受了那个浑球,而且颇为喜欢他。等我要离婚的时候,他们又说,如果我和这个优秀青年离婚,他们就和我断绝关系。我说我和这个优秀青年生活在一起,等于慢性自杀,于是,我离了婚。所以,父母和我断绝了两次关系。我不懂……”她颦眉深思。“到底是我有问题,还是父母有问题?而且,我到现在也没闹清楚,我那个丈夫,到底是浑球,还是优秀青年!”

  他再一次失笑。

  “你的故事都很特别。”他说。

  “真特别吗?”她问,深沉的看着他。“你不觉得,这就是人类的故事吗?人有两种,一种随波逐流,平平稳稳的活下去就够了,于是,他是正常的,正常的婚姻,正常的职业,正常的生活,正常的老,正常的死。另一种人,是命运的挑战者,永远和自己的命运作对,追求灵魂深处的真与美,于是,他就一切反常,爱的时候爱得要死,不爱的时候不肯装模作样,他忠于自己,而成了与众不同。”她顿了顿,眼睛闪着光,盯着他。“你是第一种人,我是第二种。可是,第一种人并不是真正幸福的人!”

  他一震,蹙起眉头,他迎视着她的目光,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,她已经看穿了他,一直看进他灵魂深处里去了。深吸了一口气,他说:“你或者对,但是,第二种人,也并不是真正幸福的人!”

  她愣了愣,惊愕而感动。

  “是的,”她低低的说:“你很对。我们谁都不知道,人类真正的幸福在什幺地方?也都不知道,哪一种人是真正幸福的。因为,心灵的空虚──好象是永无止境的。”她忽然跳了起来,把长发往脑后用力一甩,大声说:“天知道,我怎幺会和你谈了这幺多,我要走了!”

  “慢一点!”他喊:“留下你的地址、电话,还有,你的画──你还没有标价。”

  “我的画,”她怔了片刻。“它们对我而言,都是无价之宝,既然成了商品,随你标价吧!”她飘然欲去。

  “慢一点,你的地址呢?”

  她停住,留下了地址和电话。

  “卖掉了,马上通知我,”她微笑着说。“卖不掉,让它挂着,如果结蜘蛛网了,我会自动把它搬回去的!”她又转身欲去。

  “慢一点,”他再喊。

  “怎幺?还有什幺手续要办吗?”她问。

  “是的,”他咬咬嘴唇:“我要开收据给你!”

  “免了吧!”她潇洒的一转身。“完全不需要,我信任你!”

  “慢一点,”他又喊。

  她站着,深思的看着他。

  “我能不能──”他嗫嚅着:“请你吃晚饭?”

  她望了他好一会儿,然后,她折回来,坐回沙发上。

  “牛排?”她扬着眉问:“小统一的牛排,我闻名已久,只是吃不起。”

  “牛排!”他热烈的笑着:“小统一的牛排,我马上打电话订位。在吃牛排以前,你应该享受一下云涛著名的咖啡。”

  她微笑着,深靠进沙发里。窗外的暮色已经很浓很浓了,是一个美好的,春天的黄昏。

  这天早上,“云涛”刚刚卷起了铁栅,开始营业,就有一个少女直冲了进来。云涛早上的生意一向清淡,九点半钟开门,常常到十点多钟才有两三个客人,因此,这少女的出现是颇引人注目的。子健正在一个角落的卡座上念他的“心理学”。一早跑到云涛来念书是他最近的习惯,躲开母亲善意的唠叨,躲开张妈那份过份的“营养早餐”。而安闲的坐在云涛里,喝一杯咖啡,吃两个煎蛋和一片吐司,够了。清晨的云涛静谧而清幽,即使不看书,坐在那儿沉思都是好的。他佩服父亲有这种灵感,来开设“云涛”。父亲不是个平凡的商人,正像他不是个平凡的父亲一样。他沉坐在那儿,研究着人类“心理”的奥秘,这少女的出现打断了他的阅读及沉思。

  一件红色的紧身毛衣,裹着一个纤小而成熟的身子。一条黑色的、短短的迷你裙,露出两条修长的腿,宽腰带拦腰而系,腰带是红橙黄绿蓝靛紫各色都有,系在那儿像一条彩虹,使那小小的腰肢显得更加不盈一握。脚上,一双红色的长统靴,两边饰着一排亮扣子。说不出的洒脱,说不出的青春,她直冲进来,眼光四面八方的巡视着。子健情不自已,一声口哨就冲口而出,那女孩迅速的掉头望着他,子健一阵发昏,只觉得两道如电炬,如火焰般的眼光,对他直身寸过来,看得他心中怦然乱跳。那女孩撇了撇嘴,不屑的把头转向一边,自言自语的说:“小太保!”

  小太保?子健心里的反感一下子冒了起来,生平还没被人骂过是小太保,今天算开了张了。小太保!他瞪着那女孩,看她那身打扮,那份目中无人的样子,她才是个小太妹呢!于是,他用手托着下巴,立即接了一句:“小太妹!”

  那女孩一愣,立刻,她像阵旋风般卷到他的面前,在他桌前一站,她大声说:“你在骂谁?”

  “你在骂谁?”他反问。

  “我自言自语,关你什幺事?”她挑着眉,瞪着眼,小鼻头翘翘的,小嘴巴也翘翘的。天哪,原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连生起气来都是美丽的。子健不自禁的软化在她那澄澈的眼光下,他微笑了起来。

  “我也是自言自语呀!怎幺,只许你自言自语,不许我自言自语?”

  她瞪着他,然后,她紧绷着的脸就有些绷不住了,接着,她的神情一松,噗哧一声就笑了起来,她这一笑,像是一阵春风的掠过,像朝阳初身寸的那第一道光芒,明亮,和煦,而动人。子健按捺不住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友谊,在年轻人之间,似乎是极容易建立的。女孩笑完了,打量着他,说:“我叫戴晓妍,你呢?”

  他拿起桌上的一张纸,写下自己的名字,贺子健”,推到她的面前,微笑的说:“戴小研?大小的小?研究的研?你父母一定希望你做一个小研究家。”

  “胡说!”她坐下来,提起笔,也写下自己的名字“戴晓妍”,推到他的面前。他注视着那名字,说:“清晓最妍丽的颜色,你是一朵早上的花!”

  “算了,算了,算了!”她一叠连声的说:“什幺早上的花,麻死了!我是早晨天空的颜色,如果你看过早晨天空的颜色的话,你就知道为什幺用这个妍字了。”

  “太阳出来之前?”他问:“天空的颜色会像你那条腰带,五颜六色,而且灿烂夺目。”

  “你很会说话。”她伸手取过他正看着的书,对封面望了望,她翻了翻白眼:“天!普通心理学!你准是T大的,只有T大的学生,又骄傲,又调皮,偏又爱念书!”她扬起眉毛:“T大心理系,对吗?”

  “错了!”他说:“T大经济系!”

  “学经济?”她把眼睛眉毛都挤到一堆去了。“那幺,你看心理学干嘛?”

  “小研一下。”他说。

  “什幺?”她问:“你叫我的名字干嘛?”

  “我没叫你的名字,我说我在小小的研究一下。”

  “哼!”她打鼻子里哼了一声,斜睨着他。“标准的T大型,就会卖弄小聪明。”

  “大聪明。”他说。

  “什幺?”

  “我说我有大聪明,还来不及卖弄呢!”他笑着说,伸手叫来服务小姐。“戴晓妍,我请你喝杯咖啡,不反对吧?”

  “反对!”她很快的说:“我自己请我自己。”她翻弄着手中的一本册子,子健这才发现她手里拿着一本琴谱。她翻了半天琴谱,好不容易从中间找出一张十元的钞票,她有些犹疑的说:“喂,贺子健,你知不知道这儿的咖啡是多少钱一杯呀?我这十块钱还要派别的用场呢,算了!”她跳起来:“我不喝了!就顾着和你胡扯八道,连正事都没有办,我又不是来喝咖啡的!”

  “那幺,你是来做什幺的?”

  “我来看画的,这儿是画廊,不是吗?”她四面张望,忽然欢呼了一声:“是了!在这儿!”她直奔向墙边去。对墙上的一排画仔细的观赏着。子健相当的诧异,站起身来,他跟过去,发现戴晓妍正仰着头,满脸绽放着光彩,对那些画发痴一般的注视着。她眼睛里那种崇拜的,热烈的光芒使他不自禁的也去看那些画,原来那是昨天才挂上去,一个名叫“雨秋”的新画家的画。

  “怎幺?”子健不解的说:“你喜欢这些画?”

  “喜欢?”戴晓妍深抽了一口气,夸张的喊:“岂止是喜欢!我崇拜它们!”她望着画下的标价纸。“五千元!”她用手小心的摸摸那标签,又摸摸那画框,低声的说:“不知道有没有人买。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子健摇摇头。“这些画是新挂上去的。还不晓得反应呢!”

  晓妍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你对这儿很熟悉啊!”她说:“你又吃了那幺多东西,在这种地方吃东西!”她摇摇头,咂咂嘴。“你一定是有钱人家的纨裤子弟!”

  子健皱皱眉头,一时间,颇有点儿不是滋味和啼笑皆非。

  他不知道该不该向这个新认识的女孩解释自己和“云涛”的关系。可是,晓妍已经不再对这问题发生兴趣,她全副精神又都集中到画上去了,她一张一张的看那些画,直到把雨秋的画都看完了,她才深深的、赞叹的、近乎感动的叹出一口气来。看她对艺-如此狂热,子健推荐的说:“这半边还有别的画家的画,我陪你慢慢的看吧!”

  “别的画家!”晓妍瞪大眼睛。“谁要看别的画家的画?那些画怎能和这些画相比!”

  “怎幺?”子健是更糊涂了,他仔细的看看雨秋的画,难道这个雨秋已经如此出名了?怪不得父亲一下子挂出一整排她的画,倒像是在开个人画展一般。“我觉得别的画家也有好画,你如果爱艺-,不应该这样迷信个人。”他坦白的说。

  “管他应该不应该!”晓妍的眉毛抬得好高。“别的画家又不是我的姨妈!”“什幺?”子健喊了一句,瞪大了眼睛。“原来……原来这个雨秋是你的姨妈?”“是呀!”晓妍天真的仰着头,望着他,眼睛里闪烁着骄傲的光彩。“我姨妈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,你信吗?”她注视他,慢慢的摇摇头。“我知道你不信,可是……即使她成不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……”

  “她也一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姨妈!”子健接口说。

  “哈哈!”晓妍开心的笑了起来:“你这个T大的纨裤子弟似乎已经把心理学读通了!”

  子健对她微笑了一下,实在不知道这句话对他是赞美还是讽刺。可是,晓妍的笑容那样动人,眼光那样清澈,浑身带着那样不可抗拒的少女青春气息,竟使他迷惑了起来。在T大,女同学多得很,美丽的也不在少数,他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动心过。事实上,这个晓妍并不能算什幺绝世美人,只是,她浑身都是“劲儿”,满脸都是表情,而又丝毫都不做作。

  对了,他发现了,她有那幺一股“真”与“纯”,又有那幺一股“调皮”和“狂热”,她是个具有强烈的影响力的女孩!

  “云涛”的客人慢慢上座了。小李煮的咖啡好香好香,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咖啡香,以及西点、蛋糕的香味,晓妍深深的吸了吸鼻子,忽然说:“贺子健,我想你从没缺过钱用吧?”

  “哦?”子健看着她,那小妮子眼珠乱转,他不知道她有什幺花招。“是的,没缺过。”

  “那幺──”她伸舌尖润了润嘴唇:“我记得,刚刚你想请我喝咖啡。”

  哦,原来如此。子健的眼珠也转了转。

  “是的,可是已经被人拒绝了。”他说。

  晓妍满不在乎的耸耸肩。

  “现在,我可以接受它了。因为──”她望着他,那眼光又坦率又真诚。“这香味太诱惑我,我生平就无法抵制食物的诱惑,我姨妈说,这准是受她的影响,她也是这样的。我接受了你的咖啡,而且,如果你请得起的话,再来一块蛋糕更好。因为──我还没有吃早饭。”

  子健笑了,他不能不笑,晓妍那种认真的样子,那坦白的供认,和那股已经馋涎欲滴的样子都让他想笑,而最使他发笑的,是她把这项“吃”的本能,也归之于姨妈的影响,那个雨秋,是人?还是神?他的笑使晓妍不安了,她蹙起了眉头。

  “你笑什幺?”她问:“我接受你请客,只因为觉得和你一见如故,并不是我不害羞,随便肯接受男孩子的请客,不信你问我姨妈……哦,对了,你不认得我姨妈。不行,”她拚命摇头:“你一定要认识我姨妈,她是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女人!”

  “绝不是最最可爱的!”他说。

  “你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!”他笑着。“最最可爱的已经在我面前了,她顶多只能排第二!”晓妍又噗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不要给我乱戴高帽子,”她笑着说:“因为……”

  “因为你不喜欢这一套!”他又接了口。

  “哈哈!”她大笑。“你错了。因为我会把所有的高帽子都照单全收!我是最虚荣的。”

  子健惊奇的望着她,不信任似的摇头微笑。

  “你是我所遇到的最坦白的女孩子!”他说。“来吧,戴晓妍,你不该不吃早餐到处跑!”

  他们折回到座位上。子健招手叫来了一位服务小姐,低低的吩咐了几句话,片刻之后,一杯滚热的咖啡送了过来,同时,一个托盘里,放了四五块精致的西点和蛋糕,花样之别致,香味之扑鼻,使晓妍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怎幺这幺多?”她问。

  “每种一块,这都是云涛著名的点心,栗子蛋糕、草莓派、杏仁卷、椰子酥、核桃枣泥糕,你每样都该尝尝,吃不完,我帮你吃!”他用小刀把每块一切为二。“每块吃一半,成了吧!”

  晓妍把身子俯近他,悄声问:“贵不贵?”

  他失笑了。

  “反正已经叫了,你别管价钱好吗?”他说,真挚的看着她。“这是我第一次请你吃东西,你别客气,下一次,我只请你吃牛肉面!”

  “唔,”晓妍含了一口蛋糕,立刻口齿不清的嚷了起来。

  “我最爱吃牛肉面,还有牛肉细粉,加一点辣椒,四川话叫做──”她用四川话说:“轻红!”

  她的活泼,她的娇媚,她的妙语如珠,她的笑靥迎人,子健是真的眩惑了。抓住了机会,他说:“明天晚上,我请你去吃牛肉面!”

  “哦──”她沉吟了一下。“明天不行,我要陪我姨妈去办事,这样吧──”她考虑了一会儿。“后天晚上,怎幺样?”

  “一言为定!”他说。“你住什幺地方?我去接你!”他把刚刚他们互写名字的纸条推到她面前。“给我你的地址和电话。”

  她衔着蛋糕,不假思索的写下了地址和电话。

  “这是我姨妈的家,我跟我姨妈一起住。”她说:“这样吧,后天晚上六点钟,我们在云涛见面,好不好?反正我会到这儿来──我要看看我姨妈的画有没有人买!”

  “你很关心你姨妈?”他问。“你怎幺住在姨妈家?你父母呢?”

  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
  “贺子健!”她板着脸说。“我并没有调查你的家庭,对不对?请你也不要查我的户口!”

  “好吧!”子健瞪着她。后悔问了这一句,她准有难言之隐,可能是个孤儿。于是,他陪笑的说:“别板脸,行不行?”

  “我就是这样子,”她边吃边说:“我要笑就笑,要哭就哭,要生气就生气,我妈说,都是姨妈带坏了我!”

  “哦,”他不假思索的说:“原来你有妈。”

  “什幺话!”晓妍直问到他脸上来。“我没妈,我是石头里变出来的呀!我又不是孙猴子!”

  “噢,又说错了!”子健失笑的说:“当然你有妈,我道歉。”

  “不用道歉。”她又嫣然而笑。“其实……”她侧着头想了想,忽然笑不可抑。“真的,我可能是石头里变出来的,我妈的思想,就和石头一样,走也走不通,搬也搬不动,一块好大好大的石头!我爸爸,哈!”她更笑得喘不过气来了:“他更妙了,他根本是一座石山!”

  从没有听人这样批评自己的父母,而且,态度又那样轻浮。子健蹙蹙眉,心中微微漾起一阵反感,对父母,无论如何应该保持一份尊敬。他的蹙眉并没有逃过晓妍的注意,她收住了笑,脸色逐渐的沉重了起来。推开盘子,她垂下了眼睑,用手指拨弄着桌上的菜单,好半天,她一语不发。子健觉得有点不对劲,他不解的问:“怎幺了?”

  晓妍很快的抬起眼睛来看了他一眼,她眼中竟蓄满了泪水,而且已盈盈欲坠。这使子健大吃一惊,他慌忙拿了一块干净的餐巾递给她,急急的说:“怎幺了?怎幺了?不是谈得好好的吗?你──”他手足失措,不知该怎幺办才好,如果他曾经交过女朋友,他或者知道该如何应付,偏偏他从没和女孩子深交过。而且,即使交往过几个女孩,也没有一个像她这样,第一次见面,就说哭就哭,说笑就笑的。他不知所措,心慌意乱了。“你别哭,好吗?”他求饶似的说:“如果是我说错了话,请你原谅,但是别哭,好吗?”

  她用餐巾蒙住了脸,一语不发,他只看到她肩头微微的耸动。片刻,她把餐巾放下来,面颊是湿润的,眼睛里泪光犹存。可是,她唇边已恢复了笑容,不再是刚刚那种喜悦的笑,而是一个无可奈何的、可怜兮兮的笑。

  “别理我,”她轻声说:“我是有一点儿疯的,马上我就没事了。”她抬眼凝视他,那眼光在一瞬间变得好深沉,好难测。

  她在仔细的研究他。“你一定是个好青年,”她说:“孝顺父母,努力念书,用功、向上、不乱交朋友,你一定是个模范生。”

  她叹口气,站起身来。“我要走了。后天,我也不来了。”

  “喂!戴晓妍!”他着急的喊:“为什幺?我们不是已经认识了,是朋友了吗?你答应了的约会,怎能出尔反尔?”

  她对他默默的摇摇头。

  “和我交朋友是件危险的事,”她说:“我会把你带坏,我不愿意影响你。而且,我不习惯和模范生做朋友,因为我又疯又野,又不懂规矩。”

  “我不是模范生,”他急急的说,自己也不了解为什幺那样急迫。“我也不认为和你交朋友有什幺危险,你又善良又真纯,又率直又坦白,你是我认识过的女孩子里最可爱的一个!”

  他冲口而出的说了一大串。

  她盯着他,眼睛里闪着光。

  “你真的认为我这幺好?”她问。

  “完全真的。”他急促的说。

  她的脸发亮。

  “所以,我更不能来了。”

  “怎幺?”

  “我要保留我给你的这份好印象。”她说,抓起自己的琴谱,转身就向外走。“喂喂,戴晓妍!”他喊,追了过去,客人都转头望着他们,服务小姐们也都在悄悄议论和发笑了,他顾不得这些,一直追到大门口,她已经走到街对面了,她的脚步可真快,他对着街对面喊:“不管你来不来,我反正在这儿等你!”

  她头也没有回,那纤小的影子,很快的消失在街道的转角处了。

  画纸上是一个长发披肩,双目含愁的女人,消瘦,略带苍白,绿色是整个画面的主调,绿色的头发,绿色的眼睛,绿色的脸庞,绿色的毛衣,一片绿。这是一个带着几分忧郁,几分惆怅,几分温柔,又几分落寞的绿色女郎。惟一打破这片绿的,是在那女人手中,握着一枝细茎的、柔弱的、可怜兮兮的小雏菊,那菊花是黄色的。雨秋握着画笔,对那画纸仔细凝视,再抬头看看旁边桌上的一面大镜子,她对着镜中的自己微笑,又对着画纸上的自己皱眉,然后,提起笔来,她蘸了一笔浓浓的绿色颜料,在画纸右上方的空白处,打破西画传统的提了两句话: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
  题完了,她又在画的左下方题上:“雨秋自画像,戏绘于一九七一年春”画完了,她丢下画笔,伸了一个懒腰,画了一整天的画,到现在才觉得累。看看窗外,暮色很浓了。她走到墙角,打开了一盏低垂的、有彩色灯罩的吊灯。拉起了窗纱,她斜倚在沙发中,对那幅水彩画开始出神的凝思。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浪花 第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