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墓后的一棵大树下,起轩垂着头,无法自持的跪倒在地,一颗接一颗的泪由面具里落下,渗入尘士之间。

  心碎的感觉是什幺?是一-那的天崩地裂,是毁灭之后的万古长夜。

  乐梅仰脸躺在床上,失神的眸子里不见任何生命的迹象,甚至连心碎都不是,因为她根本没有心,她的心已经随着起轩的丧讯一起死去了。

  自从祭墓回来之后,她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,甚至没有吃过任何东西,只是沉默而木然的躺着,任枕边的泪湿了干,干了又湿。小佩求她,没用,宏达逗她,没用,万里天天来看她,也没用-她就是不言不语不吃不喝,似乎要以这样决绝而封闭的方式,一点一滴耗尽自己。

  上回失足坠崖,她之所以醒转的主因,是内心深处那股爱的力量,唤起了她求生的欲望-而这回,与她“同生”的对象既已不存在,“共死”就成了唯一的愿力。不管有意或无意,她都在放弃生存!

  这样的反应让映雪忧心如焚,眼看乐梅一天比一天憔悴,一天比一天委顿,她也濒临崩溃了。

  “告诉我,我要怎幺做才不会失去你?”她坐在乐梅的床边,哭着把女儿一把抱起。“到底要怎幺做,你才愿意活下去?你告诉我呀!”

  乐梅伏在母亲的肩上,因流泪过度而干涸的双眼正好触及妆台上的那个白狐绣屏。

  你大可坦然的拥有这个绣屏,因为你将自己出钱。起轩带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。但是不用急,钱你可以慢慢攒,攒够了再还给我……

  那是他们第二次见面,但那时她还不知道他是谁,更不知道往后两人之间会有那幺多的爱怨纠缠。乐梅闭上了眼睛,两道滚烫的泪水沿着她苍白消瘦的面颊漫流。这绣屏是他唯一留给她的信物了!而她欠他的这笔帐,她只能以全部的自己来纪念偿还!

  “让我抱着起轩的牌位成亲吧!”她的声音虽然细微、虚弱,每一个字却是那幺肯定,那幺清晰:“我要以一生一世来为他守丧!”

  乐梅的决定震惊了柯韩两家。

  寒松园大厅里,映雪含泪转述女儿的心愿。末了,她环视众人,傍徨叹道:“当我答应她之后,她就忽然愿意进食说话,不再消沉自苦了,所以万里说得不错,心病还需心药医。抱牌位成亲,她的精神有了寄托,原先涣散的魂魄才得以安定下来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我能不点头吗?所以我今天是来与你们商量商量,接下去该怎幺办?”

  是的,心病还需心药医,一如解铃还需系铃人。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望向起轩,期待他能因乐梅的坚贞而有所软化、改变,但他垂头坐在那儿只是不说话,久久才荒凉而无力的挣出一句:“那就让她抱牌位成亲吧!”

  “你疯了是不是?”宏达跳了起来,张大了眼睛瞪着起轩,好似看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怪物。“乐梅连你的牌位都肯嫁,难道你还怀疑她对你的一片深情?柯起轩,你的脑袋并没有烧坏,你可不可以用它好好的想一想啊?”

  万里拦着宏达要他有话好说,但他仍气冲冲的大嚷:“我没办法!我心里想什幺就要讲出来,不管中不中听!我就不信你们没有同感,只是你们不敢说,好象他是块玻璃,一碰即碎似的!”

  起轩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挫,也霍然起身,对宏达嘶吼回去:“我的确是禁不起碰撞!我的确是很容易破碎!我的确是被烧坏了,从里到外都被烧坏了!可是我还能思考,还能体会!要说乐梅对我的一往情深,谁会比我的感受更强烈?然而当她试图在墓前以死相从,当她绝食欲殒,甚至当她决心终身守寡的时候,你们以为在她心里的那个起轩,是我现在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吗?不!是从前那个起轩令她魂牵梦萦!是从前那个起轩令她刻骨铭心!是从前那个起轩令她一往情深!”

  宏达不禁语塞。起轩拄着拐杖费力的走开,因为激动的缘故,他瘸跛得更厉害了。

  “我已经一无所有,若说我还剩下什幺,就是乐梅与我之间的那片回忆,请你们不要破坏它,更不要剥夺它,因为它是我赖以生存的全部!你们骂我荒谬也罢,骂我自私也罢,但我说要让乐梅抱着牌位成亲,并不是为了我自己,而是目前只有这幺做才能安慰她!倘若她真为我守寡,谁会比我的感受更痛苦?可是我愿意等,等时间动摇她的意志,等孤独浇灭她对我的痴心,一旦到了她求去的那天,我也愿意祝福她!”

  说到这里,他已咽不成声。“真的,抱着牌位成亲是唯一能令乐梅安心活下去的办法,求求你们相信我,也成全她吧!”

  他那种乞怜的语气让柯老夫人听得酸痛难当,从前的起轩是多幺骄傲的孩子呵!她颤巍巍的向他走去,泪盈盈的哄道:“奶奶相信你!你想怎幺做,奶奶统统都依你!”她匆匆拭去纵横的泪水,转过身来望着映雪。“等乐梅康复了,咱们选个日子,就让她嫁过来吧!能得到这样一个媳妇儿,是咱们柯家前世修来的福气。我保证,咱们全家都会好好疼她爱她,等到哪一天她想开了,愿意另觅归宿,咱们也会乐见其成的-只是这段日子,恐怕多少得委屈她了!”

  映雪喉间重重一哽。一切都是命!能说的全说了,能劝的也劝了,可是女儿的心意那幺坚决,也只有暂时这样。

  真的只能暂时这样,然而这“暂时”有多久?是一年半载?还是乐梅说的一生一世?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敢想。一屋子低调的沉寂气氛中,万里的嗓子是唯一的高音:“既然决定这样做,那就别浪费时间难过,解决实际的问题更重要!”他看着起轩,挑了挑眉:“例如说,乐梅一旦进了门,你怎幺办?总不能成天躲躲藏藏的吧?”

  起轩略略沉思了一会儿。

  “顺应寒松园的历代传说,把我住的落月轩封起来,就说里头闹鬼,让落月轩的大门,成为一道禁门!”

  “这也许挡得了一时,就怕日子久了,免不了还是会出问题。”

  “爹指什幺呢?怕乐梅撞见我吗?”起轩短促而凄苦的一笑。“就算真的撞见,你们以为她还认得出我吗?”

  乐梅出嫁这天,从四安村到雾山村的沿路人家有了共同话题,他们说,分明是一列体面的花轿队伍,怎幺看不出一丝喜庆的意味?分明奏着欢天喜地的锣鼓,怎幺听起来却像送葬的哀乐?

  按照规矩,新妇出阁得哭着拜别,表示舍不得爹娘-红头巾下,乐梅的泪水确实没断过,却并非因为习俗的缘故,而是悼亡她那来不及同衾共枕的丈夫。

  仅管衾寒帐冷,在这场没有新郎的婚礼结束之后,乐梅还是坚持不要别人作陪,宁可一人独守新房。毕竟这是她的花这夜,她要静静的与她的良人相守。

  没有软语温存,没有轻怜蜜爱,有的只是供桌上的一尊写着起轩姓名的牌位。柯家把寒松园里最精致的吟风馆拨给了新娘,屋中一切陈设也都竭尽所能的喜气洋洋,但并蒂花粉饰不了那片孤冷,鸳鸯烛亦暖化不了那片凄清。乐梅独坐床沿,满室的红光并未在她脸上投下任何喜色,反而更补出她苍白无欢的容颜。

  她望着贴了双喜字的妆台,忽然想起什幺,急忙走同屋角的箱笼,拿出白狐绣屏和一只荷包。把绣屏小心翼翼的在镜前摆好之后,她的视线仍胶恋着它,情不自禁的低语:“起轩,这是你唯一送给我的东西,我不但一直珍惜如新,而且从没停止过攒钱。当初你为了要我收下,就说服我慢慢攒了钱再还你,不知你是否记得?还是早已忘了?”

  夜凉如水,窗外的梧桐树因风摇晃,枝叶飒飒声似涟漪,风一弱淡了,风一强又紧了,聚聚散散,没个止息。

  她捧起荷包,想着当初缝制它时的娇怯甜蜜,今昔相较,两番心境,更令人黯然神伤。

  “日复一日,我总算攒够了八块钱,原想在婚后,出其不意的拿出来还给你。我猜想你的表情一定是又惊又喜,而这个钱我自然是不会收的,那咱们就把它跟绣屏摆在一起,当作一种纪念,你说好不好?”

  摇动的叶影落在窗纸上好似诀别的手势,而不绝的风有如一声比一声更狂肆的-喊。

  她把荷包安置在绣屏旁边,默默凝视半晌,不觉痴了。

  “唉!喜字成双,连一个绣屏也有荷包来配对,只有我这个新娘无人与共,形单影只。”

  风声凄迷中,隐隐约约传来低沉的叹息,仿佛有人躲在窗外响应她的独白。

  “谁?”她蓦地一震,本能的往窗前跨去一步。“谁在外面?”

  无人相应,只有夜风殷勤回答。乐梅等待了一会儿,不见任何地动静,却见自己的孤影映在墙上,原本上悬的心又沉滞下落。啊,除了她与她自己的影子,还会有谁呢?

  而灯尽欲眠时,影也把人-躲,这份无依无靠,将是她往后生命的全部写照了。

  既是自己决定的归宿,她无怨,然而没人疼惜的漫长岁月总是难捱。乐梅不禁在起轩的牌位前双手合十,幽幽说道:“起轩,我已成为你的妻子,你若泉下有知,怜我孤枕难眠,就常来梦中与我相会吧!”

  这一夜,乐梅睡不安枕,频频因叹息般的风声而惊醒。第二天早晨,尽过新妇的礼数之后,延芳便带着她和映雪及小佩四处闲逛,也好认识认识新环境。

  对于寒松园的传说,乐梅曾有耳闻,但置身在阳光下,放眼望去尽是百花争妍、雕栏玉砌,她不免有些存疑,觉得这幺美丽的园子实在不该和那些鬼魂之说牵连在一起,可是延芳言之凿凿,又由不得她不信。

  在延芳说完那些历代旧事之后,一行人正好来到落月轩前。乐梅注视着那两扇紧闭的大门,心中忽然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异样感觉。

  “这就是落月轩了?而这两扇门,就是传说中的禁门了?”

  “对!”延芳觑着她的神色,顺口接道:“寒松园里所有的悲剧全是在这儿发生的,所以别处你都可以去,只有这儿,你千万别来!也许你不信邪,可我告诉你,先前整理这座院子的时候,我进去过一次,虽然是大白天,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所以说,不管真有鬼,还是穿凿附会,咱们都宁可避而远之,是不是?”“当然了,任何禁忌总是有它的道理!”映雪接收到延芳瞟来的暗示,赶紧连声应承:“就算亲家母不交代,咱们也不会随便靠近这座院子的!”

  小佩脸色发白的直点头。“对对对,咱们不靠近,不靠近……”她本来就远远的站着,这下更是连退了几步。“咱们走吧,快走吧!”话还没说完,她就一溜烟儿的飞跑而去,好似身后真有恶鬼追赶一样。

  这头三人也转身离开了落月轩。延芳见乐梅若有所思,暗忖自己方才的编的那番话或许过度了些,便挽住媳妇儿,体贴又歉疚的问:“跟你说这些,是不是吓着你了?”

  “不会的,”乐梅摇摇头,微笑道:“娘是一番好意,我记着您的叮咛,那就不人有事的,对吗?”

  “不过,假如……哦,我是说假如,”延芳迟疑着。“假如你在夜里听见什幺声音,或是看见什幺,你也别害怕。”

  “那幺昨夜不是我的错觉了?”乐梅倏地止步。

  延芳与映雪脸色一变,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光。

  “什幺意思?”映雪不安的问:“你昨晚听见了什幺?还是……还是看见了什幺?”

  “我……我其实不太确定,只是觉得好象窗外有人似的,好象……好象还听见叹息的声音……”乐梅见母亲和婆婆脸上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,心想一定是自己说错话了,又急急补注解释:“噢,我想那大概是风声的缘故!对不起,我不该任意捕风捉影,我……”

  “对,犯不着自己吓自己!”映雪握住女儿的手,心底一松,却也淌过一股酸楚。“就算真有鬼,只要咱们不去侵扰他们,那就相安无事!如你婆婆说的,柯家的冤灵都关在落月轩里头,那幺女鬼也好,男鬼也罢,愿他们全都安息吧!”

  乐梅心弦一动,默默咀嚼着母亲这番话。如果传言属实,那幺起轩的魂魄是否亦在其中飘荡呢?如果生死仅是门与门的相隔,那幺黑夜是否就是开启幽冥的那把钥匙呢?想到这儿,她不禁回过头去,对那两扇禁门投去深深一瞥。

  带着满心的迷惑与怅惘,乐梅倏倏忽忽的过了一天,并下意识的期待着夜晚再度来临。

  这夜,风声依然凄迷,叶影依然婆娑,乐梅在风与风、叶与叶的间隙仔细聆听,但风依然是风,叶依然是叶,除此无它。眼看长夜将尽,她只得意兴阑珊的散下长发,无情无绪的梳理着,准备就寝。

  妆台上,绣屏与荷包静静依偎,像一对相互扶持的恋人。

  乐梅对镜怔忡,思绪飘得很远很均匀,远得连她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抓住了什幺,又失落了什幺。偶然间,她略一定神,赫然在镜子的倒影里发现,窗外有人在看她!

  那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!而那张面具,正是她第一次在雾山村的庆典上遇见起轩时,他脸上戴的那张面具!

  他来了!他真的来了!她惊跳起来,急急转过身去。

  “起轩!”

  不过是一个回身的瞬间,窗外的那张面具就消失了!

  “起轩!”

  她狂乱的扑向窗边倾身呼唤,然而回答她的却只有舞动枝叶的风声。

  “起轩!”

  不,不,他不可以就这样舍她而去!他不可以再次轻易离开!她奔出了门,在石阶与花径之间颠踬,对着无边的黑夜顾盼狂喊:“起轩!起轩你回来呀!你的魂魄有知,怜我朝思暮想,所以前来看我,是吗?是吗?那幺也让我看看你吧!让我和你说说话吧!求求你别躲着不见我,求求你别这幺忍心对我……”

  她半跌半跑着,又哭又叫着,整个人像是一束琴弦,紧悬的心随时有断裂的可能,而她的步履就是那错乱的拍子。被哭喊惊醒的映雪匆匆赶来,当下便明白了七八分,她把女儿拥在怀里哄了半天,试图让她相信面具那一幕只是梦境的片段,但乐梅却不住的哭泣摇头。

  “不,那不是梦,我真的看见起轩了!今天早晨在落月轩前,您不是还说愿柯家的冤灵全都安息吗?可见您也是相信鬼魂之说的,那幺现在为什幺却不相信我呢?”

  早晨那场对话纯粹是预先设计,目的是为了让乐梅心存惧意,远离落月轩,以免发现门后隐藏的秘密,没想到却适得其反!映雪一时又是懊恼,又是心疼。

  “早知道我就什幺话也别说!省得你受那些话的影响,弄得现在这幺疑神疑鬼的!”

  “不是我疑神疑鬼。”乐梅软弱的抗议,原先的坚持却有些动摇了。“虽然只是一瞥,可是……”

  “你是思念过度,无时无刻不想着起轩,所以听到风声,你当是叹息,看到叶影,你当是什幺面具人影,这完全是想念得太殷切而产生的幻觉!”映雪的声音已微带哽咽。“哦,可怜的孩子!你的心情已够苦了,若是再让这些鬼魂之说来困据你,你会更苦,我也会更心痛的!以后再别这样让我担心了,好吗?”

  真的是幻觉吗?真的是梦境吗?乐梅环视着暗沉无人的四周,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如此虚无缥缈,什幺也不能肯定,只得含泪点了点头。或许,真的只是因为自己思念过度的缘故吧!

  但是,过没两天,小佩也见鬼了。

  这晚,她到厨房去为乐梅拿消夜,新来乍到没弄清地理环境,月亮又碰巧没挂在天上,于是在返回吟风馆时,她就迷迷糊糊的岔到落月轩去了。然后,她看见一只灯笼,一只没人提的灯笼,鬼火一般的飘进那两扇禁门!

  这下,她魂都飞了,手上的食篮也不要了,总算踉踉跄跄的摸回吟风馆时,一张惊怖的小脸已泪痕狼藉,惨白如鬼。

  “这儿真的有鬼!那个灯笼一定是鬼提的!”小佩一面语无伦次的叙述大致经过,一面哭着加上自己的注解:“我也不知道一个鬼干嘛还要提灯笼?反正我只知道落月轩是鬼住的地方,提灯笼的就肯定不是人了嘛!”

  “没事了没事了,你今晚是误闯禁地才受到惊吓,以后别再单独走夜路,我也不用再吃什幺消夜,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了。”乐梅劝慰了半天,好不容易才平息了小佩的歇斯底里。

  “现在你回房去好好睡一觉,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,对别人一个字也不要提,尤其是我娘,省得她又担心,嗯?”

  “那……你相不相信我真的看见鬼了?”小佩委屈的应诺,怯怯的望着乐梅。乐梅静静点头。

  “那你怎幺一点都不怕呀?”小佩睁大了眼睛。

  乐梅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  她非但不怕,还充满了期待。是的,她现在终于明白了,阴阳两界的通行与否,在于信与不信而已-生与死不过是形体的转换,人死了,爱依然存在,只要她对起轩的爱不熄灭,那幺天上人间的相隔就不构成任何阻碍。纵使她看不见起轩的形体,但爱的力量终能超越生死,达到心灵与心灵的直接感应-纵使她听不见起轩的声音,但爱的默契必能穿越幽冥,达到魂魄与魂魄的直接交游!

  是的,只要她相信他的存在,那幺他就无处不在!

  小佩走后,乐梅踱向供桌,对着起轩的牌位拈香倾诉:“从今以后,我心中再无恐俱怀疑,也不再寂寞孤单,我会好好过日子,因为我知道你一直陪在我身旁!”

  燃烟缓缓游向虚空,散于四面八方。她轻轻叹了一口气,在游烟缭绕中闭上了眼睛,感到一种寂灭的平静,凄凉的幸福。

  而这种平静和幸福永远都不会因世事无常所改变,因为,死亡已让一切纷纷扰扰停格,因为,她拥有一个鬼丈夫!

  乐梅的苦已悄悄化为伏流,起轩的苦却仍汹涌不定,随时都有泛滥成灾的可能。

  明明是自己的婚礼,但他只能藏在屏风后面,看着她和一块木头牌子拜堂成亲-明明是他名正言顺的妻,但他只能借着黑夜做掩护,隔窗陪她度过洞房花烛-明明与她同住在一个园子里,但他只能强迫自己远远的躲着她,幽灵似的避着她,让她守着蒙在鼓里的活寡,让她日日夜夜把那块木头牌子当成亡夫说话!

  相爱却不能相守,相恋却不能相见,这样的日子对他来说,每一天都是一场自我的冲突与干戈。一方面,他渴望能化暗为明,响应乐梅的痴心,另一方面,他又不得不化明为暗,假装自己已不在人世。这种心情太痛苦!许多时候,他害怕就要压抑不住自己,更多时候,他但愿自己立刻死去,死了就不必承受这种种矛盾的折磨!

  事实上,他也怀疑自己已经死了,而落月轩就是埋葬他的坟冢。白天不是他的世界,唯有在更深人静的夜,他才能走向乐梅的窗口,只为了悄悄看她一眼,如了却一桩前世的心愿-也因为这份渴念的实现,得以支持他熬过一个又一个苦涩孤寂的白天。

  但现在,他决定终止这种矛盾的行为。既是他自己坚持在她的生命中消失,那又何必夜夜流连于她的窗前呢?既是他自己答应让她抱牌位成亲,那又何必扰得她神魂失据呢?昨晚,他黑衣夜行,手上的灯笼却教小佩误信为鬼火,还让乐梅一心一意的沉溺在鬼丈夫的痴心幻想里,这已违背了要她心灰意冷的初衷,他不能让她在鬼魂的想象中越陷越深!他注定无法给心爱的人幸福,但他至少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搅扰她,免得更耽误她的青春,甚至剥夺她的终身!

  因此,从今以后,他不但要在她的生命中消失,还要在她的想象中消失!他将不再去看她探她,他将不再给她任何捕风捉影的可能,是的,他将当自己是真真正正、完完全全的死了!

  决定容易,实践起来却是千万难。思念如烈焰,把他全部的意识煎熬成一缸又浓又稠的苦汁,稍一不慎就会爆炸四溅,泼及无辜。

  而自愿服侍他的紫烟,就成了烈焰下首当其冲的牺牲者!

  起轩知道自己是世界上最无可理喻、最难伺候的病人,也知道紫烟为他所做的已超过主仆情分的极限,但他就是无法心平气和的感谢她,甚至无法和颜悦色的和她说一句话。每次莫名其妙的对她发过脾气之后,他也觉得懊恼后悔,也暗想要待她好一点,然而他从没改善自己的态度,反而变本加厉的为难她。

  起轩不懂,像紫烟这幺聪慧灵巧的女孩儿,有什幺理由陪着他度过这些灰惨的日子?又为什幺甘愿在坟墓般的落月轩里埋没她的美貌?她越是逆来顺受,他对她的疑惑和不满就越深,给她的难堪也越多,即使当着人前,他也毫不掩饰那份嫌恶之意。

  其实,他对紫烟并没有心存恶意,真正让他嫌弃的,是他这副见不得人的躯体!但他又无法捣毁他自己,只好捣毁他周围的世界!

  这日,起轩又把紫烟端来的汤药掼到地下去了。来访的宏达和万里还未跨进落月轩,就听见起轩歇斯底里的吼叫:“我死了烂了是我自己的事,谁要你来嘘寒问暖?谁要你低声下气的唠唠叨叨?你凭什幺管我吃不吃药?你凭什幺?我的事不要你管,因为你根本没有资格,因为你只是落月轩里的一个丫头!”

  宏达大为不平,但碍于紫烟的自尊,反而不好立刻发作,直等到她屈身收拾完地上的残汁碎片并默默退下后,他才冲向起轩,忍无可忍的喊道:“你怎幺可以这样对待紫烟?你……你简直是在羞辱她!从你受伤以来,她是多幺无微不至的照顾你、迁就你,甚至忍受你,难道你没有感觉吗?她只是一个丫头?真亏你说得出口!”

  起轩正暗恼着自己又伤害了紫烟一次,而宏达的指控恰好戳在他的痛处上。

  “对!我是个不知感恩的怪物!但就算我的七经八脉全烧坏了,最少我还有感觉!经过这几个月,假如你还看不出来的话,那幺我现在告诉你,”他用拐杖指着门外,喘着气大吼:“那个女孩儿在为我付出一切!你懂不懂?她在为一个不值得的死人浪费她自己的生命!而我不愿害她,我想把她赶出落月轩去过她该过的日子!你懂不懂?”

  如果宏达不懂,万里却是明白的,但了解并不等于认同。

  “好一个不要害她,同样的,你也不要害乐梅,可是你没发现你的做法都适得其反吗?”他双臂环胸,沉痛的注视着他最好的朋友。“这段日子,你把自己当成毒药,将身边的人一一推开,包括我在内,但是并非每个人都能像我一样,承受得起你的一意孤行,否则紫烟不会背着人暗暗垂小,乐梅也不会企图从鬼丈夫的幻想中得到安慰!你说你不要害她们,但事实摆在眼前,你的做法不但没有带给她们解脱,反而正是伤害她们的根源!”

  说完,也不管起轩会有什幺反应,万里就掉头而去,径自去找紫烟了。

  她正蹲在落月轩后的院里,辛辛苦苦的起火扇风,重新为起轩熬一碗药。听见万里的脚步声,她抬头对他仓促一笑,又低头继续熬药。他在她面前的一块石头坐下,默默的看了她半晌,沉沉开口道:“回老夫人身边去吧!换个人来伺候起轩,这样对你们彼此都好!”

  好惊愕的停下手边工作,眼中涨满了慌乱、哀求与无助。

  “不要,别把我换掉!老爷他们一向重视你的意见,如果你这幺提议,我就不能跟着少爷了!我知道不该惹少爷生气,这对他的身子不好,我……我已经尽可能的避免了-也许我做得不够好,但我保证以后会更加留心的!”

  “问题就在你做得太好了!”万里禁不住冲口而出:“事实上,你大可对我坦白,因为从失火的那天晚上开始,我早已知道你心里的秘密!”

  “你这话什幺意思?”血色迅速自她的脸上消褪。

  “那天晚上,你没命的冲进诊疗房,不理会我的阻止,却执意伴随帮忙。在整个救治过程当中,我看着你不时的流泪发抖,但你强迫自己勇敢的面对那一身可怕的伤口,不嫌脏,不喊累,甚至-开了顾忌,嘴对嘴的替起轩喂药。患难见真情!若不是在心里藏着一份强烈的爱意,你怎能做得出这些?”

  隔着药炉上一蓬蓬的白烟,万里看不清紫烟脸上的表情,也庆幸她看不清自己脸上的表情。“我知道心事被人拆穿的感觉很别扭,但我真的是诚心诚意的劝你,对于一份没有结果的感情,聪明如你应知趁早抽身,而不是继续陷溺下去!”

  “你在说什幺?什幺没有结果?什幺趁早抽身?”她在烟雾后头茫然的停顿了一会儿,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,不禁气急交加的跳了起来。“你以为我伺候二少爷,是想成为落月轩的女主人?”

  “你不要这幺激动……”

  “我当然激动,因为我无法忍受你这幺揣测我!”她重重的喘着气,眼中浮起泪光。“谁都知道二和爷最大的痛苦,就是他那张烧毁的脸使他和二少奶奶成为一对最悲惨的夫妻,那幺我告诉你,如果能够,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割下来给他!恨不得能撮合他们!不管你信不信,我心里就只有这两个念头!我伺候二少爷纯粹是出于一片心甘情愿,倘若这幺做有一丝为自己终身打算的企图,我愿遭天打雷劈!所以请你收回你的揣测,因为你误解我了!”

  “是你误解我了!”万里定定的凝视着紫烟。“我没有揣测你的企图,只是希望你能把自己放在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,因为我认为你太不会保护感情,尤其是起轩早已有所感觉,那幺你将更容易受伤!”

  “早有感觉?”她蹙起了眉。“你是说,二少爷也认为我之所以服侍他,是基于感情的缘故?他担心我将来会取代二少奶奶的地位,所以才常常对我发脾气?”“这种心态也不能说没有,但更正确的说法是,他渴望身边这个无怨无尤照顾他的人,是乐梅,而不是你。不过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的自惭形秽,他不想毁了乐梅,同样的,他也不想毁了你,或任何其它的女孩儿-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幺办,只好把自己变成一个阴晴不定的暴君,让别人都讨厌他,而他以为这幺做,就可以断绝某些感情的发生!”万里夺笑了一下。“因此,你懂吗?他戴了双重的面具,一张在他的脸上,不让人看见他-另一张在他的心上,不让人亲近他!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,”紫烟难过又同情的低吟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  “怎幺?”万里打量着她。“你好象仍然没有改变主意的样子?”

  “我没有什幺主意可改变呀!”她很快的说:“本来我就是尽一个丫头的本分,一心一意的伺候主子!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了解这些,以后我会处理得更小心!”

  “所谓更小心,是不是更加委曲求全的意思?受伤不叫疼,打落牙齿和血吞,眼泪往肚子里头咽,你是不是预备更加小心的掩饰这一切?”

  紫烟不说话。万里见她分明是默认的意思,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叫道:“原来我说了半天,不但没有帮助,反而还害了你?怎幺回事?你也和乐梅一样得了痴心病吗?”

  “别拿我和二少奶奶比,我不配,根本不配!”她猛烈的摇头。“你不知道,我……唉,算了,随便你怎幺想吧,别管我就是!”

  见她眼中忽然涌起一股陌生而遥远的神情,万里的心里飘起一朵莫名其妙的乌云。

  “好吧!”他怏怏的哼了一声。“这几个月下来,因为照顾起轩,咱们朝夕相处,合作无间,我还以为你已把我当朋友了,谁知你却觉得这一席谈交浅言深,干卿底事。”

  说完,他转头便走。紫烟一怔,本能的跟了两步想喊住他,却又不知该说些什幺,只好伫立不动-而他也犹豫的在那头停下,迟疑了片刻才掉过脸来,无可奈何的对她耸耸肩。

  “谁教我是个大夫呢?有人受伤我就是没办法视若无睹!”

  他粗声说:“你最少可以答应我,忍不住想喊痛的时候,记得找我为你疗伤,行吗?”

  她低下头,微微嗯了一声,他则不自然的咳了一下,这才目不斜视的离去了。直到他的背影走远,她才悄悄抬眼目送,眉睫之间笼着一层深深的忧郁。

  端午,阖家团圆的节日。晚餐桌上,柯家全都到齐了,独有起轩缺席。

  柯老夫人一面忙着被晚辈们招呼布菜,一面忙着劝乐梅多吃。乐梅见奶奶今日难得高兴,只得勉强撑起兴致,夹了一筷子的蜜汁火腿。

  “起轩也爱吃蜜汁火腿哩!”老夫人说着,就很自然的吩咐身后的老妈子:“来,装个碟子给他留一份!”

  众人当场僵了脸色,老夫人亦暗惊失言,唯有紫烟镇定接口:“是!待会儿留一碟送去二少奶奶房里,摆在二少爷的供桌上!”

  大伙儿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乐梅先前根本没有疑心,只是怔忡的对桌发呆,听了紫烟的话方回过神来。

  “不只他爱吃的,应该每一样菜都弄一份。今天是一家人团圆过节的日子,虽然这张桌上少了一个人,可是咱们心里不能少了他,所以不是待会儿才送,而是现在就端去摆上!”

  士鹏和延芳一叠连声的吩咐丫头们照二少奶奶的话去做。乐梅端起酒杯举向众人,微笑道:“咱们敬起轩一杯酒吧!”说着她已一饮而尽,接着又斟了一杯,起身回礼:“这一杯,是我代起轩回敬大家!”这一仰头,又是一杯到底。再度落座的时候,她略微晕眩的摇晃了一下,映雪不忍的劝她别再喝,否则真要醉了,她只是捧着烫红的脸颊直笑。

  醉?醉才好呢,就可以醺然忘忧,可以一宿到天明,在梦里一响贪欢,暂-人世离愁。

  初遇起轩的那一天,她不就是因为酒意的缘故去释放白狐,才引来他的好奇追踪吗?假使她没有喝下那碗包谷酒,也许就不会有白狐牵媒,也许就不会认识起轩,也许往后的人生就全篇改写了。

  如果现在的她是另一种身分,有另一段经历,她会更快乐还是更忧愁?乐梅不知道。她只知道,倘若起轩从未出现,那幺她的生命将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所以,醉就醉吧,路乡醉稳宜频到,此外不堪行!

  回到吟风馆的时候,乐梅已有点儿歪歪倒倒了,小佩先扶她上床歇着,便忙忙出门去烧水煮茶给她消酒。乐梅本不胜酒力,加上存着解不开的心事,此刻不免醉态可掬。踉踉跄跄的,她走到供桌前,对着那一碟碟精致的菜肴点点头,再对牌位点点头。

  “起轩,你慢慢用啊,我在这里陪你吃……”她迷迷糊糊的想了想,又低声自语:“或许……我应该把它们送去落月轩……”

  稍后,乐梅提着食篮,摇摇晃晃的走在通往落月轩的小径上。

  参天的树林遮蔽了星月,她又忘了提灯,一段路竟越走越长,夜也越来越深。黑暗中,除了她的脚步声,仿佛还有另一种木头触地的橐橐声隐约相随,她猜想那是自己的幻觉,并没大理会,直到身后不远处传来“喀啦”一响,似乎有人踩断了一截枯枝,她才惊疑的回过头去。

  “谁?”

  黑暗中,好象有个影子闪过树林,稍纵即逝。乐梅的一颗心几乎跃出胸口。

  “起轩?是你吗?”她试探的问,睁大了眼睛向暗处搜索。

  “如果是你,请你出来好吗?”

  等待了片刻,什幺也没发生。一阵冷风拂过,她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战,七分酒意骤退了五分。

  “好吧,也许你不是起轩。”她握紧了篮子,一面倒退,一面戒备的环顾四周。“我……我不管你是谁,但请你别作弄我,好吗?”树林的边缘有一座小小的水池,但乐梅对这儿本来就不熟,且又置身在一片黑暗中,所以浑然不知自己正一步步的退向危机。“我只是想把这篮食物送到落月轩去给我的丈夫,摆在门口就好,不会进去打扰你们的,这……这样可以吗?”

  话语甫落,一只夜鸟忽然凄鸣了一声,自树梢拍翅飞起-乐梅骤不及防,被大大骇了一跳,差点儿就仰后跌落水池,树林里及时扑来一个人影,在那一瞬间拉住了她。

  也是在那一瞬间,支叶因风摇动,林间筛落的月光照亮了那人的脸,于是,乐梅看清楚了,是那张面具!那张初识起轩时,他所戴的面具!

  时光迅速倒退,仿佛又回到了相遇的那一天。多幺熟悉的感觉啊!同样是在水边,同样是他及时拉住了差点儿落水的她……乐梅心颤神驰,恍惚不能言语,好半天才喃喃的喊:“起轩……”

  接下来却是一连串错乱的情节,和那一天的过程大大走样。

  乐梅还沉浸在往事的追想中,起轩已不得不放开了她的手臂,转身奔逃而去。他的拐杖比瘸跛的脚步快,橐橐的触地声恰似慌急的心跳节奏。在他身后,乐梅喊着,追着,但始终落后他大约十来步的距离。

  慌乱中,起轩跌跌撞撞的冲进落月轩虚掩的大门,几乎才一推上门闩,乐梅就扑在门上了。

  “起轩开门!起轩,请你开门啊……”

  他头抵着门背喘气,失魂落魄的想,不可能的,也怎幺会认出我?不可能的呀……

  “为什幺不理我?为什幺要躲着我?”乐梅疯狂的拍着门。

  “出来啊!起轩,求求你出来吧!别用这道禁门拒绝我……”

  他的双手痉挛的抓着门板,无声的饮泣着。门的那一边,她的声音里也凝聚出汹涌的泪意。

  “我知道,人鬼殊途,阴间与阳世各有各的空间,是不可能也不可以交会的,可是你放心不下我,你的魂魄时时萦绕在我身边,看我为你送食物,你就在冥冥中护送,看我差点儿落水,你就不顾禁忌的现形了。虽然你遮住了面孔,一句话也不对我说,但是你不忍心,所以用咱们初遇时所戴的面具来暗示我,告诉我你是存在的,是不是?是不是?”

  他下意识的抚着脸上的面具,恍然大悟的想,原来是这样!她认的是这个面具,并非认出了我……顿时他松了一口气,却有另一股怅惘继之而起……唉,他苦笑着想,我竟然已经把它当作我的脸,而忘了它是一张面具……

  捶门声终于停止。一阵静寂之后,她的声音再度扬起。

  “你真的不出来,那我就进去了!”她在那边深吸了一口气,显然下定了决心。“我要找一把斧头来砍破这道禁门,打通阴阳的界限!”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鬼丈夫 第七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