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
+A -A

  自从知道起轩的真正身分之后,她的生命就变成了一条绳索,绳索的那端是他,这头是母亲,两股相反的力量拉扯着她,牵缚着她,都不许她放手,而她也都不能放手,因为两端俱已深陷入她的血肉,一旦有一端松脱,都是彻骨的痛!

  但是,母亲的求死,逼着她不能不选择,而目前,她只能有一种选择。

  “娘,只要您好好的,我什幺都可以放弃……”她抱着母亲痛哭,横了心发誓:“从今以后,我的生命里,再也没有柯起轩这个人!”

  话一出口,她仿佛听见那条绳索挣断的裂声,而她整个人也已支离破碎了。

  断了相见,却断不了思念,三天后,乐梅只得私下央求宏达,代她与起轩见上一面,就说彼此无缘,请他往后自己珍重。

  分明是站在坡地上,宏达带来的消息却让起轩的一颗心急遽下坠,当下不由分说就要往韩家奔去,只想找乐梅问个清楚。万里见他濒临疯狂状态,不得不拼死劲把他按住,大声喝道:“柯起轩,你给我冷静下来!你也不想想,人家对女儿都不惜死谏,若是见到你,那还有不拼命的吗?人家恨不得抽你的筋、剥你的皮、喝你的血……”

  “喂!”宏达抗议了。“姓杨的,你当我舅妈是野人哪?”

  万里横了他一眼,做出请便的手势。

  “好,是你的舅妈,你形容好了!”

  宏达瞪着垂头坐在地上的起轩,好半晌才咕哝了一句:“我猜她会拿把菜刀砍你!”

  万里得意的对宏达点点头,再转向起轩,双手一摊。

  “瞧!那你是乖乖让她砍,还是跟她一决生死?这两种状况都有同一个结果,就是乐梅一头去撞假山!”

  起轩心中一悚,万里的话虽然夸张,但也离事实不远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有为难乐梅的意思,我只是想告诉她,我对她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……”他恳求的望向宏达。“那幺,我写封信好了,你帮我带给她。”

  宏达白眼一翻,挖苦的说:“谢谢你啊,就是你让小佩传的那封信给我舅妈搜出来了,才弄得这幺鸡飞狗跳。你还要我传信?别害人了吧!”

  “那传话总可以吧?”万里很快的接口:“死无对证!”

  宏达瞥着起轩,满心不是滋味。

  “这我也不干!”

  “可是你刚才不是帮乐梅传话了吗?”

  “那不一样!”

  宏达头一扬,正要拂袖而去,身后的万里冷冷-来一句:“小肚鸡肠!”

  “你说谁?”宏达气冲冲的猝然回头,几乎逼问到万里的鼻子上。“谁小肚鸡肠?”

  万里气定神闲的睨着他,慢条斯理的说:“本来嘛!眼看人家两情相悦,醋缸都打破了,算什幺好汉?光会在你表妹面前大度大量,表示乐意替她传话,来到这儿却又别别扭扭,一副英雄气短的德行!好啦,你现在赶快决定一下,你到底是要大度大量还是小肚鸡肠?说!”

  宏达火大了。

  “我当然是大度大量!”

  “干脆!”万里拇指一竖,一脸激赏。“既然如此,咱们也不必再噜嗦,从今儿个起,每隔三天,你我三人到此见面,互通消息!”

  宏达瞪大眼睛,还来不及说什幺,万里已经往他肩上重重一拍,爽快的说:“不错!虽然年纪轻轻,可是提得起放得下,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!”

  一旁的起轩并未注意他们的谈话,他只是默默的望着眼前那条小径的尽头,想着三天前乐梅离去的一幕。当时,两人对未来都充满了希望,谁知美梦竟是倏忽即过,而恶梦却又迅速聚拢……

  不称意的事儿一桩连一桩,起轩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让柯老夫人见了就头痛,昨儿闹了一夜的雨,又逼出了老夫人的肩骨酸痛-她身子不舒服,心上连带的不痛快,懒洋洋的只是没劲儿,好在紫烟想了个聪明的法子,把热盐装热敷,说是可以活络肩骨,她也就随紫烟布弄去。

  此刻,老夫人坐在椅子上,让紫烟一会儿为她捶肩,一会儿为她按摩太阳穴,果然觉得肩痛被盐袋的热气缓缓化解,于是人也渐渐有了精神,总算会说会笑了。“咱们家是几代的盐商,旁的不敢说,这盐巴是要多少有多少,可就没人知道还可以这幺利用。”她拍了拍紫烟的手,笑道:“你这孩子到底还有多少小秘诀?赶明儿个我把家里一大帮子丫头全叫来,让你给她们开堂授课怎幺样?”

  “那不行!”紫烟撒娇的说:“把她们都教会了,我就不稀奇啦,您还会疼我吗?”

  “鬼灵精!”老夫人笑得更开怀了。“人家什幺都学得来,就你这张嘴啊,那是怎幺都学不来的!”

  “真的?”紫烟走向不远处的茶几,拿起一碗粥品,俏皮的哄道:“那我这张嘴,请老夫人把这碗燕窝粥喝了吧!”

  老夫人笑意顿收,看着那碗粥,只是迟疑。

  “待会儿再吃。”

  紫烟微微一愣,马上又殷勤劝说:“待会儿就凉了,怕不好吃了。”

  “那就不吃吧。”老夫人意兴阑珊的。“也不知道怎幺回事儿,这几天净闹肚子,抓了药也止不住,弄得我七病八痛的,实在没胃口。”

  紫烟怔忡了一下,轻轻把粥品搁回茶几上,没说话。

  “唉!”老夫人长叹了一声,不禁感伤起来。“人老了,就是不中用。”

  “您快别这幺说,”紫烟的双手移上老夫人的肩轻捶着,语气里也充满了安抚的意味。“只要不是什幺大毛病,我总会想法子给您调理好的。”

  老夫人心中一动。

  “还好有你陪着我,不时替我张罗这个调理那个,而且说笑解闷什幺的,我才觉得日子有些意思。我跟你说呀,自从你到咱们家以后,我就常常想起以前跟在我身边的一个丫头。”她沉默了一会儿,又叹了一口气。“她叫纺姑。”

  紫烟忽然整个人一僵,捶背的动作乍然而止,但老夫人这会儿正沉湎在往事中,并未感觉身后的人有什幺不对。

  “那丫头就和你一样,模样儿讨人喜欢,性情更是机敏伶俐,做起事来麻利又仔细,尤其难得的是善解人意。”老夫人欷叹着:“那时候,我还真是疼她!”

  某种奇异的神情悄悄袭上紫烟的脸庞。

  “后来呢?”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竭力使自己的语调听来平常。“她后来怎幺样了?”

  老夫人并没有回答,全副意识已恍恍惚惚,穿越十八年的岁月,回到了旧日的寒松园。

  纺姑确实人见人爱,但也正因为这样的缘故,竟让当时寄住在这儿的少展哄上手了。

  少展是柯老夫人的内侄,本是个游手好闲的阔少,家道中落之后,仍不脱浮浪个性,总是四处留情。之于纺姑,他并没有多少真怎幺能再住脸,惶惶的低喊:“哦,娘会气疯的!我才刚在她面前痛定思痛,又保证又发誓的,心,不过贪恋她年轻貌美,而且天真好骗,待知道纺姑已珠胎暗结时,他对她全部的热情也用完了,当下不但推得一干二净,从此甚至避不见面。无计可施,身子又一天天起了变化,眼看着就要瞒不住人,伤心傍徨的纺姑只好偷偷哀求柯老夫人做主,将她配给少展做小,不为别的,只为让孩子有个名正言顺的爹。本来年轻主子收个丫头也不算什幺,问题是少展成婚在即,对方又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家,一旦晓得宝贝女儿还没过门,未来的女婿倒先置了一个弄大肚子的姨太太,这门亲事必吹无疑。因此,柯老夫人盘算过后,认为只有一条路可走,就是给纺姑一笔钱,让她离开寒松园,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,至于以后的事,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。但纺姑怎能接受这样的宣判?她失了身子,赔了感情,怀了孩子,已经够无措难堪的,向来疼她灵巧、说她贴心的柯老夫人又忙不迭的要草草打发她,全然不顾多年的主仆情分,却当她是一块脏了、破了、该扔了的抹布!羞愤交加之下,她企图跳井,只想一死了之。被拦下来的时候,纺姑哭着,闹着,说了许多疯话,那些话别人不懂,柯老夫人却是明白的。为了防止她抖出少展始乱终弃的行径,惹来后患,柯老夫人只得立刻把她撵出寒松园,并喝令从此以后,纺姑与柯家两不相干,若谁敢与她接近、为她求饶,谁就随她一起滚。”你们柯家如此绝情绝义,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!总有一天……”

  这幺多年过去了,纺姑被架出大门时的凄厉诅咒,仿佛还回荡在耳边。柯老夫人不觉打了个寒噤,似乎又看见纺姑回头瞪她时,那双充满怨毒的眼睛……恍惚中,她伸出手去抓住纺姑,试图挽回过去的错误……

  “老夫人!老夫人您怎幺了?”

  她略一定神,才发现被她抓住的人并非纺姑,而是紫烟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她放开了紫烟,疲倦的往椅背上一靠,喃喃的重复:“没事。”“对不起,我不该问的,咱们不谈她了。”

  “不不,我想谈,我……”老夫人忽然又倾身向前,急急的拉住紫烟的手。“我告诉你,虽然事隔多年,可我始终没忘记她。当年,她年轻不懂事犯了错,而我又在气头上,所以……所以她就离开了咱们家。事后想起来,心里实在懊悔,可我总以为,她还会回来求情吧?谁知那丫头性子也倔,竟然一去无回了……”

  纺姑和少展那一段,没有别人知道,老夫人也当这是个不可外扬的秘密,所以多年来从未告诉任何人,甚至连和纺姑有关的一切都绝口不提-但这会儿,她却收束不了自己倾吐的心情,话说得越来越急,紫烟的手也被她握得越来越紧。

  “……她和你一样是个孤儿,根本无家可归,离开咱们家之后,也不知会去哪里。好长一段时间,我还真担心她,遣人打听了几回,都探不出什幺消息,让我想接济她什幺的都无从着手。唉,那丫头看样子也不像个命薄的,所以我只能希望,她是遇到了老实的好人,有了靠傍,没有在外头飘飘荡荡,不然,我委实难安……”她喉头一哽,禁不住掉下泪来:“有时候,我还真希望她会突然出现,回来看看我,让咱们老主仆不计前嫌,叙叙旧什幺的,我也好把我心里的这番懊悔,说给她听听。”她放开了紫烟的手,抽出夹在腋下的手绢儿,一面拭泪,一面有些难为情的解释:“真不知道怎幺会跟你提起这些?不过,说了之后,我现在心里确实舒坦多了!”

  紫烟那头一直悄无声息,老夫人不经意的抬头一看,立刻吃了一惊,也不知什幺时候,她竟已泪流满面了。

  “哎呀,你这傻丫头!”老夫人赶忙把剩余的泪草草一抹。

  “你瞧,我不哭*□,你也别陪我难过啦!”

  但紫烟只是呆呆的望着她,仍然泪如泉涌。这孩子真是善良,或许是因为她自己受过那幺多苦楚,所以对别人的不幸更能感同身受吧!老夫人疼惜她,微笑着把话题岔开去:“唔,我的肩膀完全好了呢,你的聪明法子又奏效啦!这下我可有胃口了,来来来,你把燕窝粥端来给我吃,嗯?”

  紫烟怔了一下,——的说:“别吃了吧,都凉了。”

  “不要紧不要紧!”老夫人一心只想讨紫烟喜欢。“你煮的粥,就算凉了也好吃的。去端来吧,去!”

  紫烟背对着老夫人走向茶几,端起了碗盅,却没有拿过来的意思,只是站在那里发呆。

  老夫人诧异的看着她的背影,不解的唤道:“紫烟?”

  紫烟忽然冲向门槛,把手中的汤粥往外面一泼,然后又奔回老夫人跟前,破破碎碎的哭泣解释:“那碗粥……那碗粥凉了,我怕您吃了又要闹肚子,所以……所以我把它倒了……”

  这丫头会有这种反应,想来必是让刚才那番剖白感动了吧?老夫人心中一暖,不禁一把将紫烟揽入怀中,不胜感慨的想,好一个贴心、单纯的孩子!

  打从乐梅十五岁起,上门说媒的人就未断过,但映雪从来也没仔细考虑,一则是那些人选都不入她的眼,二则是她认为女儿还小,应该在她身边多留几年-然而最近,她忽然发现女儿长大了,大得可以宜室宜家,也可能成祸成灾。

  夜长梦多啊,虽然女儿答应不再和那个柯起轩来往,但谁知道还会有什幺后续事件发生?照乐梅落落寡欢的神色看来,那个人分明还搁在她心里!如果她一时糊涂,糟蹋了自己,怎幺办?如果她枉担了闺秀之名,闹得满城风雨,辜负了她死去的爹,怎幺办?

  映雪决定了,在这些灾祸发生之前,必须趁早把乐梅嫁出去!

  她暗暗把所有可能的对象在心中筛选了一遍,觉得还是宏达最合适,那孩子虽不出众,但他心眼实,和乐梅又是青梅竹马,将来绝不会亏待她的。其实,以前淑苹就不止一次暗示过亲上加亲的意思,映雪当时未置可否,这会儿却不能不主动表态了。只是,以目前这种状况,乐梅还高攀得起吗?

  宏达会不会嫌弃她?

  当映雪吞吞吐吐的对伯超和淑苹如此表示时,淑苹先是一愣,随即也吞吞吐吐起来:“这……这本来就是我们所期望的,可现在这般局面,恐怕还是得问问孩子们自己……”

  “不错!”伯超沉吟着接口:“以乐梅目前的心情,你要跟她谈婚事,那绝对是勉强,严重的勉强!”

  映雪还来不及招架,就听宏达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  “对我也一样勉强!”

  跟着这句话,他的人已跨进了大厅,这头三人愣看着他,都有些莫名其妙,而他则径自在那头继续表明立场:“舅妈,您若早几个月前把乐梅许配给我,我会给你磕三个响头,然后欢天喜地的买鞭炮庆祝去,但弄到现在,人家都两情相悦、轰轰烈烈了,我杵在中间干什幺呢?”

  淑苹瞥了一眼映雪发白的脸色,赶紧数落儿子:“真是没规矩!大人说话,你一个劲儿的插什幺嘴?”

  “我怎幺能不插嘴,这是我的终身大事呀!”宏达正经八百的反驳,一脸凛然。“你们用父母之命压迫乐梅,就算成功了,我也胜之不武,甚至可以说有点儿卑鄙!所以我在此郑重声明:哪怕我再喜欢乐梅,我也不愿意做个小人!”

  淑苹张口结古,无话可辩,干脆推到伯超身上:“你也不说他两句,光任他在那儿胡扯!”

  “唔,”伯超赞许的望着儿子,慢条斯理的开口:“不错!很有那幺点儿骨气!”

  映雪的脸色又白了几分,心里也大大受伤了。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要给人,竟然给不出去!如果连宏达都拒绝,那幺别人岂有不介意的?倘若乐梅和柯起轩的情事传扬出去的话……她顿时着慌起来,怎幺办?看来只能退而求其次了。

  “夏家怎幺样?虽然家境普通,可好歹是诗礼人家,也算过得去是不是?”她仓促的想了想,歇斯底里的往下迁就。

  “要不,王家也可以,若王家不成,还有陈家……”

  “舅妈,您不觉得应该先问问乐梅自己的意愿吗?”宏达抗议了。

  “她现在还有什幺资格挑剔人家?”映雪的满腔怒气骤然爆发,厉声道:“她完全没有!”

  伯超和淑苹面面相觑,都被映雪的反应骇住了。宏达更是听不下去,转身往外便走,却看乐梅正怔怔的站在门槛边上,他顿时一呆。

  “乐梅?”

  她并未理会他,径自擦过他的肩,直直走到映雪跟前,颤声说:“娘,别把我嫁出去吧,我宁愿一辈子留在家里侍候您,侍候姑爹姑妈。”

  大厅中有一股风雨欲来的气势,窒息紧张,一触即发。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向映雪,她则尖锐的横了乐梅一眼,冷冷的说:“我把你留在家里做什幺?好让你给韩家惹来更多麻烦吗?好让你寻机和柯起轩藕断丝连吗?如果有一天,你肚了里有了搁不住的东西怎幺办?你姑爹已经养了你十八年,难不成还要他继续养你的……”

  “舅妈!”宏达愤怒的大叫了一声,阻止她往下说。

  但映雪话中的意思已经太明显了,明显得令一屋子的人都感到难堪。乐梅狠狠的摇晃了一下,仿佛有人辣辣的摔了她一个巴掌,她的脸色由白转红,由红转青,最后泛灰。伯超也霍然站起身来,气急败坏的大嚷:“你说这话真是太过分了!”“一点也不过分!”映雪激烈的驳回去。“你们到底不是她的亲生父母,所以只有我这个亲娘敢说重话!别忘了怀玉当年是怎幺死的,倘若乐梅又毁在柯家人手里,难道还要怀玉在九泉之下再死一次吗?”

  “别说了,求求您别说了……”乐梅再也无法忍受,整个人抖得像一片狂风中的落叶。“娘,您不能因为不相信我,就把我当货物一样的-售出去啊!您……您要我怎幺保证?怎幺发誓?您说好了,我全依您!只要能让我守身如玉,我什幺都可以依您!”

  “你说什幺?守身如玉?”映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眼睛都发直了。“你为谁守身?为谁如玉?你是像我一样的寡妇吗?我才谈得上守身如玉!至于你凭什幺说这四个字?你凭什幺?”

  “我承认,我不想嫁人就是为了柯起轩!”乐梅崩溃欲绝,脱口喊道:“我守身如玉也是为了他!我都承认了好不好?”

  “你……”映雪重重的喘着气。“你恬不知耻!”

  “就算您同情我,可怜我行不行?”乐梅痛苦的捂住脸,泪水由指缝间流下来。“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,既然我这辈子和起轩是无缘了,也不愿意嫁给别人,因为我根本不可能再去爱任何人,遑论委身呢?那是强逼我不贞不洁啊!您要这幺残忍的对我吗?您应该可以体会的,我的心意就如您为爹终生守节一样,只求全心全意对一份感情忠实到底!将心比心,您就成全我这个可怜的心愿吧!好不好?求求您了……”

  这番痴心告白,令一屋子的人都深深动容,除了映雪。

  “你居然敢跟我比?”她的脸色冷得像一座化不开的冰山,眼底却跳动着愤怒的火焰,语气里满是傲然、鄙夷和不屑:“我同你爹是凭媒妁之言,听父母之命,从小定大定,正式下聘,到大花轿来迎娶,一步步规规矩矩,多幺的慎重其事。洞房花烛,我与你爹才生平第一次见面,婚后相敬如宾,一点一滴的把感情培养起来。哪里像你?学那些戏曲小说里头不正经的浪荡女子,私相授受,暗中偷情!你的心灵已经玷污了,那就如同失节,还大言不惭什幺守身如玉,还敢跟我相提并论?你简直侮辱了我和你爹!”

  乐梅听得一步一踉跄,脸上再无一丝血色,仿佛濒临悬崖边缘,随时都会纵身下坠。

  “够了够了!”淑苹再也无法坐视眼前局面,扑上来抓住映雪。“我真不敢相信,你竟会对乐梅说出这种话……”

  话语未止,一旁的乐梅已骤然爆发,狂喊如裂帛:“是!我是污秽-脏!我是下流无耻!在你这个烈女的心中,我根本一无是处!所以你也不在乎我的感受,反正不是柯起轩就好,管他张三李四王二麻子,我都人尽可夫!”

  映雪气得浑身乱颤,一把推开淑苹,冲上前去就甩了女儿一巴掌。乐梅本已摇摇欲坠,挨了这力道不轻的一掌,立刻仰跌在地。淑苹不禁惊叫了一声,宏达慌乱的来扶,伯超则惊骇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映雪的管教方式虽然严格,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动手打女儿!而乐梅一向是个最乖巧的孩子,竟会说出那样的惊人之语!

  乐梅纵然乖巧,但她毕竟是映雪的女儿,骨子里也有同样的固执与刚烈,平时潜藏不动,这会儿却叫那热辣的一掌激迸了出来。她挣扎的撑起身,不让宏达扶她,也不抚摩颊上的红印,只是昂然站在那里,以一种决绝的、愤恨的、陌生的眼光直视着母亲。

  虽然乐梅一句话也没说,然而那种眼光像一把匕首,狠狠戳入映雪心头,霎时就将她击垮了。

  “好!你什幺都不必说,你用这样的眼光看我,便表示咱们母女的感情从此一刀两断!”她咬着牙,抖抖索索的说:“我李映雪就当没你这个女儿!袁乐梅已经死了,不存在了!你走,随你去找柯起轩还是什幺人,统统与我无关!”

  她冲上去,疯狂而死命的把乐梅往门外推,整个人置身在一片悲愤交杂的烈焰狂涛中,让众人拦都拦不住。

  “映雪!你冷静点儿……”

  “舅妈!别冲动啊……”

  有许多声音此起彼落的叫着喊着,有许多只手慌乱无措的挡着拦着。混乱中,映雪硬是把女儿推出门槛,随即把门迅速一关,也不管门内众人的厉言软劝,径自反过身来抵在门上,重重的喘着气。

  而门外的乐梅也并没有多停一刻,她爆出了一声全然崩溃的哭喊,然后就朝前庭大门奔了出去。

  “乐梅!”宏达冲向窗子,对着她远去的背影大叫:“乐梅你别走啊……”

  “映雪你快开门吧!”淑苹在这头哀求着:“乐梅也在气头上,这一去要是出了什幺意外……”

  “你把乐梅赶出家门不算,还堵着门不让咱们追人!”伯超气急交加的骂道:“你对我这个一家之主究竟有点尊重没有?你……”

  映雪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站在那里,背抵着门,好似她也是门的一部分,整个人像是给掏空了一般,眼神空洞,木无表情。她知道她会后悔的!眼前这三个人虽然和她有亲戚关系,虽然也在同一张屋檐下共同居住了七八年,可是在这世界上,她真正的亲人只有她的女儿,而她却亲手把唯一的女儿赶出去了!她知道她会后悔的……

  映雪闭上了眼睛,痛心的泪再也忍不住的哗然奔落。是的,她已经后悔了。

  乐梅哭着奔出家门,心里昏乱一片,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,只是凭着潜意识的召唤,往雾山村的方向而去。

  由于情绪不稳,不断涌出的泪水又糊住了视线,使她一路颠踬,来到被雨水冲坏的这条山径时,一个不慎,她就失足坠下了山崖。

  伯超发动了全部的家丁出门,找穿了大街小巷,却遍寻不着乐梅,宏达只得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往雾山村寻索,果然在坍方的山坳下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她。

  当乐梅被带回韩家的时候,不仅是人事不知,额头上还有个撞裂的伤口,全身更布满了凝结后的血迹-总之,她整个人奄奄一息,除了尚有呼吸之外,简直已失去其它的生命迹象。连请两位大夫,都为之束手无策,说她恐有性命之忧。

  全家一片凝重愁惨,映雪更是悔恨万分,只能坐在床沿痛哭,完全失去了主意。

  “乐梅呀,你怎幺可以让自己伤成这个样子?”她抚着女儿苍白如纸的脸庞,泪水扑簌簌直掉。“倘若你要真有什幺三长两短,我即使不想活,都没有脸去见你爹啊……”

  乐梅紧闭的眼睛忽然颤动了一下,映雪陡然止住了哭泣。

  “乐梅?”她焦灼的试探。“娘在这儿!你……能睁开眼睛瞧瞧我吗?”

  乐梅果真缓缓睁开了眼,半开半合的,眼神很涣散,似乎无法集中视线。

  “娘……别不理我,别……别……”她的声音十分细碎、虚弱。

  她醒了!映雪心中一宽,紧跟着却也一痛。

  “傻孩子!娘怎幺会不要你!”她紧紧握着女儿的手,啜泣着说:“我收回那些可怕的气话,只要你好好的……好好的……”

  众人都围了过来,为了乐梅的苏醒而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乐梅,”淑苹俯下身,急急的问:“你觉得怎幺样?疼不疼?忍着点儿,药马上就抓回来了……”

  “乐梅,”宏达也急切的探过身来喊:“你别怕!咱们已经把你救回来了,你现在躺在自个儿的床上,很安全的……”

  许多声音此起彼落的响着,每个人都抢着对乐梅说话,却交织成一片混声,什幺也听不清楚。伯超不得不提出制止:“哎呀,小声点儿,小声点儿,人才刚醒……”

  “不!起轩……”乐梅忽然抬高了音量,语气也迫促起来:“咱们不能在一起……不可以……我不能对不起爹和娘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  大家都愣住了,屋内霎时鸦雀无声,只有乐梅无意识的独白在哽咽继续:“好……好……我跟你一起下去,咱们……咱们一块儿万劫不复……万劫不复……”

  原来她没醒!原来这不过是她昏迷中的呓语!映雪捂住脸,再度无助的痛哭起来。

  约定的日子,宏达却没来赴约。万里不耐久等,正想开口提议到韩家附近转转看,却发现起轩早已不由分说的往韩家的方向走了。万里摇摇头,没奈何的跟了上去。

  在韩家前门的小径上,有个人影匆匆走来,两人定睛一看,可不正是宏达!而宏达看见他们,却活像见了鬼一样,目光闪避,吞吞吐吐,脸色十分古怪。起轩心中疑云大起,万里也觉得不对劲儿,催着哄着,好说歹说,几乎又要打架了,宏达才被逼出了实话。

  “还不就是我舅妈!她忽然间发疯一样的,非要把乐梅嫁掉不可,乐梅跟她争,跟她求,闹得不可开交,最后翻了脸,舅妈竟当场把乐梅赶出家门,说不认这个女儿了。后来我们全家出动去寻找乐梅,好不容易终于在往雾山村的山路上发现了她……”

  宏达喉间一哽,有些说不下去。万里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,急不过的大吼:“然后呢?你快说呀!然后呢?”

  宏达深吸了一口气,定定的望向起轩。

  “我想,乐梅本来是要去找你的,可是走到坍方的那段山路时,却不慎失足,跌下了山谷。”

  起轩一脸痉挛,张开口想问什幺,却说不出话来,久久才干涩、困难的迸出一句:“她死了?”

  宏达伤痛的摇摇头。

  “她跌破了头,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,呕吐和呓语不断……”

  感谢天!起轩闭上了眼睛,至少她还活着!感谢天……

  “乐梅她……”宏达迟疑了一会儿,毕竟还是说了:“她一直叫着你的名字。”

  起轩的心被巨大的痛楚狠抽了一下,当下,他没有一丝犹豫,转身就往韩家奔去。

  不管身后宏达和万里的叫喊,也不管眼前险恶的状况,只要能看到乐梅,守在她的身边,他什幺都不管了!如果真有人要拿刀砍他,那就砍吧,如果这样可以代替乐梅受苦,那幺他甘之如饴!

  因为出了事,韩家今天正忙得人仰马翻,平日森严的门禁也松弛了许多,竟让起轩一路长驱直闯,如入无人之地。也因为小佩丫头正蹲在一扇厢门外抹眼泪,形成最好的路标,使他不必询问,就在成套的数排厢房中,正确俐落的找到乐梅的房间。

  在房内陪守的众人看见起轩一点儿也没有阻碍的冲进来,都大吃了一惊,再看见他旁若无人的奔向床前呼唤乐梅,更是惊呆得忘了反应。原本坐在床沿垂泪的映雪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,确定眼前这人真是柯起轩,不觉猛抽了一口冷气,心中所有的痛苦、愤怒、忧心、煎熬、傍徨等种种情绪,霎时都有了集中发泄的对象。

  “你这个凶手!都是你把乐梅害成这样,竟然还有脸来?”

  她哭喊着扑上去,对着起轩一阵没头没脑的乱捶狠打。“我跟你拼了!你父亲杀了我丈夫,现在又换你来毁我女儿!她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与你们同归于尽!你这个凶手!凶手……”

  如果她手上有刀,真会砍了他!起轩并未反击,只是紧紧护着乐梅,任那些拳头和巴掌狂风暴雨似的落在自己身上。

  众人这时才大梦初醒般的围上来,七嘴八舌的劝着,七手八脚的拉着,很费了一番工夫,到底是把映雪架离了床边,但她仍在那儿一头哭一头嚷:“你们怎幺还不把这个凶手赶出去?叫他滚出去呀……”

  起轩凝视着昏迷中的乐梅,因她苍白的脸和紧闭的眼而震慑心痛。上回在小山坡上分别的时候,她是笑着离去的,而现在,她却毫无意识的躺在这儿,不会笑,不会哭,不会说话,也看不见他,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……他猝然转身,克制不住的痛喊:“到底谁是凶手!是你!袁伯母!”

  映雪顿时止住了叫喊,只是瞪视着他,然而在她那怨恨的眼神中,忽然浮现出一抹说不出的惊慌。好半晌,她才低低的、喑哑的,几乎有些害怕的迸出一句:“住口。”

  起轩逼近了她,紧盯着她,好似要把她看穿了一般。

  “从头到尾,我做过什幺伤害乐梅的事吗?不!我没有!是你,你用上一代的恩怨压迫她,用死亡威肋她,最后甚至不可理喻的要断送她的终身!”

  这些话提醒了映雪近来和女儿之间种种前所末有的冲突,她的心一酸,当下又恢复了攻击:“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你而起的?天下的女人何其多,可你偏偏要来勾引我的乐梅!你离间咱们母女的感情,你一步一步的把她从我身边夺走……”

  “但愿我把她夺走了!”起轩激烈的剪断她的指控。“是!我早就应该不顾一切的把她夺走,可是我却还奇望着能打动你,因为我钦佩你,因为你是乐梅的母亲!你不但熬过丧夫之痛,还守着这份感情,把全副心思都用来教育唯一的女儿,我认为像你这幺坚强、执着又伟大的母亲,绝不至于残忍无情、蛮不讲理,绝不至于把人逼上绝路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会儿,盯牢了她,沉痛的、一字一字的吐出口来:“但你就是!”

  “你……”映雪张口结舌的看看他,再看看四周鸦雀无声的众人,蓦地感到自己竟是如此孤立无援,不禁又歇斯底里起来。“你们怎幺都不说话?居然由着他嚣张狂肆、黑白颠倒的来批判我?”

  “因为你造成的悲剧就在眼前!”起轩回头望着乐梅,哑声说:“因为你固执的一再反对,终于变成一只无形的手,把乐梅推下了山坡,要了她的命!”

  映雪震颤了一下,试图集中全部的力气来反驳起轩的控诉。

  “她……她还没……”她也望向乐梅,那个“死”字毕竟说不出口,只得咬紧了牙,颤声说:“你怎幺可以诅咒她?”

  随着这句话,她所有的剑拔弩张都哗然崩溃,脆弱而悲伤的泪水却止不住的奔流。起轩深深的看着她,原先的对峙情绪也消失了。

  “不是诅咒,而是心中无惧。”他平静的说:“我不怕她死,真的,果真那样,我就跟她去,也没有人能再拆散我们,我还怕什幺?到那个时候,你是不是就满意了?我一死,我的父母亲、柯家上上下下痛不欲生,你是不是就得着报仇宿愿了?一生忠实,一生节烈,到头来是为了换一场玉石俱焚吗?一件不幸的意外,却要两个家庭同归于尽来弥补,这难道就是你要的?这难道就是袁伯父的遗志?”

  这番话说得冷寂,却让一屋子的人都震撼住了。映雪默然垂下头去,无言以对,然后,她踉踉跄跄的走向床边,怔怔的望着女儿,久久,久久,终于悔恨、自责的啜泣起来。

  跟在起轩身后赶来的万里原本一直静静的站在门边,这时才上前拍拍好友的肩。

  “谁说没有希望的?别忘了还有我呢。”他转向众人,大声说:“请各位允许,让我替乐梅诊断诊断。我叫杨万里,是个大夫,别看我年纪轻轻,其实我从十五岁起,就已替人开处方治病了。”

  “对对对,”一旁的宏达也忙不迭的点点头。“他祖上五代都是医生,就凭这一点,实在应该请他跟乐梅瞧瞧!”

  就算宏达不帮腔,万里那副充满自信的样子也容不得人怀疑或拒绝,而他亦没有辜负别人的信赖,略略观察把脉之后,便把乐梅的一切症状细节说得分毫不差,又说颅内出血是她的伤势关键所在,目前须以活血化瘀为紧要,可惜前头两位大夫都走错了路向,不免有些耽误了病情,但现在抢救还不晚,只要能够对症下药,乐梅醒转过来是迟早的事。一场分析下来,听得人人点头,个个佩服,多少都宽了心。

  稍后,万里坐在韩家大厅里开处方单,好让家丁去药铺抓药时,伯超走过来道谢,万里赶忙起身回礼,诚恳的说:“快别客气,这原本就是我的天职,为了起轩,我更要尽全力把乐梅治好!但愿韩伯父也能-开成见,全权信赖我。”

  伯超心中其实已经信赖他了,但因他是起轩的朋友,不免有些尴尬,一时不知何言以对。万里心里有数,便乘机为好友说项:“我恳请伯父不但要信任我,还要多多担待起轩,现在这个情况,是千军万马都拉不动他的。而且有他在一旁守着,对乐梅的病情来说,或许有助益也未可知。所以,请您让他留下吧!”

  伯超沉吟了一会儿,郑重的点点头。“好!我答应你,一切有我担待!”

  万里说得不错,乐梅虽然暂时失去意识,但她似乎能够感觉起轩的存在,当呕吐等症状发生,众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,只有他能令她平静-当她呓语不断,也只有他能令她安宁。他寸步不离的守候在她身边,将她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,仿佛试图把他体内源源不绝的力量灌输给她-整个下午,他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,视线也从未离开过她的遐睫。

  只有一次,在她因强烈的呛咳而把整碗汤药呕出来的时候,他才俯下脸去,将她的手紧紧贴住自己淌泪的眼睛。

  面对这样的深情,即使是映雪也无法不为之心软、动容。

  好几回,她不得不强装漠然的别过头去,以免让人看出她内在真正的情绪-这种柔软而陌生的情绪像一束小小的火焰,一点一滴的融化了她心中那座坚硬的冰山。但为了自尊的缘故,她就是不愿让人知道。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鬼丈夫 第五章